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勞資雙方就工時制度能妥協嗎?

2016年05月27日
   

 

幾年前決定立法制定最低工資,對於應該定在甚麼水平,政府也是不願扮演主導角色,而是要求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勞資雙方委員,透過協商來尋求一個彼此能接受的決定。結果是要經過了十分艱巨的談判,才能達成妥協,在2011年有了第一個法定最低工資。還記得當時為了要在限期前得出結論,勞方代表在極度不情願之下,接受了每小時28元這水平。但後來在是否應該包括飯鐘錢問題上,資方代表又覺得被勞方暗算,結果也是極度不滿。
 
幾年下來,政府仍然沒有為最低工資水平的調整確立合理的機制。勞資雙方每兩年透過最低工資委員會這個各佔一半代表的平台來商討,實際上差不多是等同要雙方打一場仗,以決定最低工資應該調整到哪裡。政府當然會為委員會提供薪酬變動及各種經濟數據,但卻沒有一個調整的計算方程式,結果是過去兩次最低工資水平的調整,也都是差點搞到不歡而散,甚至是在雙方翻了枱之後由主席拍板作建議。
 
用上這一種十分花時間、傷感情、不科學、也肯定不公平的策略來決定最低工資的調整幅度,本身便是一個笑話。也反映政府沒有擔當、缺乏領導能力、沒有主導政策的意志,只任由涉及政策利益與代價的雙方透過展示肌肉來到解決問題。很多人都問,政府想點?政府究竟在哪裏?政府在這件事上有甚麼角色?在這麼重大的政策制定過程中,是不是完全交由勞資雙方傾掂就是最合適?
 
面對當下標準工時諮詢的困局,同樣的問題其實可以再問一次。或許可以加多一些問題:政府有沒有在最低工資一役吸取了一些經驗?政府在過去幾年有沒有進步過?勞資雙方的根本利益完全是南轅北轍,達成妥協的可能性是十分渺茫的。用同樣的方法對標準工時及最高工時作諮詢,出現今天的僵局可說是毫不令人感到意外。政府有可能沒預計到嗎?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