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工時諮詢困局是否意想不到?

2016年05月26日
   

 

面對勞工界代表的杯葛,標準工時委員會的工作勢必遇到面對極大的困難。如果勞方代表堅持不肯重新加入委員會,整個委員會的公信力將受到極大的挫折,最後一個階段的諮詢結果,也將會面對嚴峻的挑戰。所以政府確實有必要想方法遊說勞方代表重新考慮。問題是現在勞資雙方各自堅持己見,互不相讓,見不到有妥協的空間,可以說是「大纜都扯唔埋」。代表僱主的一方,肯定不會承諾以立法規定標準工時作為委員會的工作目標;而勞方代表則肯定不會接受以「合約工時」來取代「法定標準工時」。面對這個困局,政府又不願意表明其立場,令這個爭持的局面更難突破。
 
類似的困局,其實以前不是不面對過。2007年開始討論最低工資,由開始討論、到進行諮詢、到最後立法,政府的一個主要策略就是為勞資雙方架設平台,然後由彼此的代表作出討論,希望能夠最終達成協議。現在在標準工時的諮詢中,也是採取同一種策略。當年的特首曾蔭權,認為只要勞資雙方彼此都有誠意解決問題,便可以無需以立法方式制定最低工資。所以推動了一個「工資保障運動」,制訂了一份約章,還邀請了不少僱主參與簽署,承諾保證員工可以獲得合理的報酬。結果證明這一種把希望寄託於自發及善意的美好願望,不可能成為事實。曾蔭權自己最後也承認「工資保障運動」成效不彰,因此也不得不遵守承諾,啟動研究最低工資立法。
 
這一種做法,表面看來是要在勞資雙方各自有明顯而分歧之利益情況下,政府在姿態上保持中立,然後希望彼此能夠互諒互讓,達致一個雙贏的、大家都能夠接受的方案,這樣便可以皆大歡喜,政府也可以向社會交差。問題是這一種策略是否可行?
標準工時委員會今天面對的困局,其實不算是意外,只是政府沒有從最低工資一役中吸收到教訓而已。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