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拖著矛盾去監管

2016年05月24日
  • 李河君已辭去漢能主席職務。(資料圖片)

   

 

漢能(566)停牌一年,監管機構仍然未有就調查進度露半點風聲,惟期間大股東可以繼續透過場外減持、公司仍然鴻圖大計、甚至連份屬國家政策銀行的國家開發銀行仍願意批出貸款,製造了一個既定事實,就是漢能仍然存在,有業務、有運作,當然詳情外人難以掌握。
最近前中國首富李河君為首4名董事請辭,亦都耐人尋味之極,理由是「加強公司治理」,可圈可點,難道要為復牌鋪路?以漢能本身複雜架構及其所牽涉無數跟內地公司的交易,再者,基於業務所在地的內地,證監會有懷疑、有表面證據,調查都是一個漫長而又持久行動。事到如今,可能要問的是,讓漢能復牌,會否較長期停牌為佳?尤其是當中涉及大量小股民及因為公司之前獲納入個別指數,大量相關被動基金持倉、還有的是,沽空股份的大戶,他們基本上已是毫無得益。現在呢,反過來看,受到最小影響的,反而是李河君本人。
香港是一個十分畸形的市場:有完善的市場基建、法治、相對上有制衡而又成熟的監管,而且十多年前的證券條例,無形中確定了證監會「有牙老虎」的地位。
可是,另一邊廂,本港最具備影響力、最獲市場炒作的股份、最有概念題材的公司,業務大部分都高度集中在內地;換句說話,一旦牽涉任何調查或搜證,內地影響力反過來便凌駕於香港,亦正因如此,無形中令香港證監會由有牙老虎變成為無牙老虎。
可以預見,來自內地的資金,基本上只會愈來愈多,愈來愈具影響力。更甚是,內地市場要維穩,中概股要回巢、新股上市、貸款活動等等,一概受到更嚴格限制。從好的方面看,本港市場再次注定有運行,更多原先計劃在內地進行的市場活動,勢必會移師本港。但好故事的另一面,當然是日後會出現更多禾雀亂飛的情況發生。
證監會及港交所(388)不久之後,將會就上市監管等問題進行諮詢,印象中很多年都未曾試過。從近期市場情況反映,無論創業板、全配售形式上市、以至借殼活動等,預計都會必然觸及。市場有種聲音是,先從新股上市審批加關,要求要提高、發售形式要有更大限制,監管者的角色無形中,會在目前的披露為本大前提下,附加過濾器功能。(未完,待續)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