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制定標準工時難度高

2016年05月18日
   

 

經過多年的爭議,香港終於在2011年5月推行「法定最低工資」制度。有了最低工資政策,社會的關注焦點自然便轉向「標準工時」或「最高工時」了。最低工資政策相對較為簡單,就是一個保障勞工可以獲取最起碼收入的制度。標準工時就困難得多了,之前已經談過其包含的多元考慮與目標,要制定標準工時還有很多複雜的技術困難要克服。
 最低工資制度的變化不太多,有國家會採用較複雜的處理方法,制定不同行業的「行業性最低工資」;也有國家會為不同年齡的勞動人口,制定不同的年齡層的最低工資標準。香港則採用了最簡單的方式,訂立劃一的最低工資。一般來說,大部分設最低工資的地方,政策的主要對象是在社會上收入最低的一群低技術勞工,而無需處理一些收入較高的職業。絕大部分其他工作社群及僱主,都不會因為最低工資而影響其原來的工作安排。
 但要為所有行業定下一個統一的標準工時卻可能有極大的爭議;要為不同的行業制定不同行業的標準工時則會因為工作類型繁多而技術上難以處理。以人為本的服務,救援工作或其他緊急服務並不適宜作工時限制;高層決策及管理人員,創意產業及一些專業服務也很難界定工時。因此,要制定統一的標準工時不但十分複雜,也不一定可取。以新加坡為例,其標準工時及最高工時政策的主要對象還是基層勞工,因此對上述各類行業都設有豁免安排。但那一些行業需要獲得豁免,那些不能豁免,這又是一個可以爭議經年的課題。
不過,就算有困難,隨著經濟水平的改善,提升勞工的工作條件是一個難以逆轉的趨勢。香港政府也不得不順應輿情及民意,四年前多開始對相關政策進行探討。後來便成立了「標準工時委員會」,研究是否要落實及如何推行法定標準工時。可以說,這是一個十分合時而且合理的發展。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