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戀》錯咗,有自救手冊嗎?

2016年05月16日
   

 

單看電影《戀上錯的人》(MON ROI)的中文譯名,像是上世紀Cantopop的名字,看看電影內容,令我聯想起前陣子上映的《緣來他不夠愛我》(45 years)和多年前的金像電影《別問我是誰》(The English Patient)。


來次稀巴爛式撞牆
想起《緣》是因為故事主角不是都市年輕男女,也不是靠線數多,玩複雜時空,用炫技去hold住觀眾心神,反而,兩位主角同屬長輩級,平凡、踏實去描述一段關係,深入去看男女間的感情瓜葛,有時Less is more真的較好。而《別》片,當年以小本製作模式橫掃多個奧斯卡獎項,此片其實贏在故事,男女角在道德層面上不該愛上對方,他們選擇隨心而去,結果悲劇收場,循結果而言,說成是報應可謂最爽,同樣圍繞著「愛錯」。《戀上錯的人》的不同處在於,男女確實可終成眷屬,在以為可以快快樂樂生活下去的法則下動土,發掘彼此吸引後的相處之苦,兩人後來發覺合不來,情感跟理性不on sync。但情感又豈止是對錯層面,如果要愛得準確,愛得夠啱,那就純是一場計算關係了,有時愛的浪漫點就是豁出去,借達哥招牌句——來次稀巴爛式的撞牆,那種不得已的苦與痛,包含在愛的快樂之中,看來古怪,但「理還亂」才是最貼地。

 
另一次受傷的喘息?
《戀》跟《別》片的另一分別是,《戀》的視點是從女主角出發,演員Emmanuelle Bercot演而優則導,前陣子上映的《暴風少年》就是她的作品。今次《戀》片劇本的設定讓她擁有了主場,將角色Tony盡情發揮,更得了康城影后,尤其戲裡被丈夫Georgio(Vincent Cassel飾)反轉豬肚,狠狠威脅的一場,她貴為專業律師卻動彈不得,只可在街頭無奈大叫,那吶喊喚起了同是天涯,遇上情感盲點一族的深處無奈,戲裡有趣地以女主角膝部受傷,在別處進行物理治療為起點,同時把感情事穿插其中,身體與情感的傷痛,與康復進度混合在一起,不無學術根據,治療的痛楚階段,寓意愛情觸礁,故事不是童話式的愈難愈愛,當夫婦有了下一代,關係變得更難纏,受傷一方不能徹底離場,重新起步,反覆墮入了無間循環。

 
破無間,種因?
《戀》的故事不是甚麼新點子,但它勝在描繪夠深入和客觀,沒有對男主角加以鞭撻,塑造成賤男,反而電影是為女性平反,中肯地把這位中年大叔的魅力展示,他的壞處也是吸引處,女方中伏既是天命也是人為,退一步而言,《戀》只借愛情為平台,可將之推演為一次「改命」的嘗試,究竟看似是直線、整體的愛情,有沒有彎轉?借《大隻佬》所言,「佛只看重一件事,當下種的因……」,善哉。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