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標準工時的正面經濟效果

2016年05月13日
   

 

對標準工時政策的觀念,近年也在發展及轉變。工時過長除了不利於員工的均衡生活,也有可能為僱主帶來額外的成本。首先,工時長有可能令工業意外的風險增加,這特別是在涉及器具操作及技能運用的行業。人始終不是機器,過長時間處於工作狀態會影響專注力。一旦因此而出現工傷或其他涉及其他人的意外,都意味着僱主可能需要面對賠償及其他成本上的損耗。
 另一方面,不少研究都反覆證明,就算沒有任何意料之外的事發生,長工時不一定有助提升工作人員的生產力。相反,當工作時間超過某個水平之後,邊際的生產力,即額外的工時能夠帶來的新增產出,便會不升反降。一旦達到這個邊際生產力遞減的水平,平均成本便會隨着工時的延長而上升。換言之,就算不需要向加班的員工提供更高的超時工資,加班對僱主的好處可能只是總產量會有所增加,但卻有可能會把平均成本拉高。如果需要額外的加班費,對僱主就更不化算了。
 這一特點,在講求創意及知識型的產業也同樣明顯。在美國矽谷蘋果的總部,便規定負責研究及產品開發的員工都必須在指定的時間下班,到了某個鐘之後,甚至不能繼續逗留在辦公室。
 在北歐的瑞典,最近完成了一個研究,發現只要把員工的職責範圍界定清楚,合理地分配工作,那就算把工作時間稍作縮短,也不會降低整體的生產力,反而會令員工更聚焦地運用規定的工時,結果是工作效率可能得到提升。因此,縮短工時可以令僱員得到更多公餘的時間自行支配,僱主不但沒有損失,反而可能因此省卻部分營運工作處所構成的成本。瑞典政府現已決定開始進行操作研究,很快便會逐步試行每天工作不超過六小時的制度。
 這些例子和經驗都說明,標準工時並不如很多僱主想像般可怕,甚至可以帶來十分正面的社會及經濟界外效果。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