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標準工時的多元政策意義

2016年05月11日
   

 

標準工時的法例及政策,很多地方都有。除了勞工權益的考慮之外,各地政府也相當重視標準工時制度的社會及經濟效果。
 
法國把最高工時定於每周35個小時,又規定一般行業,除非通過正式的申請及審批程序,否則周末下午及周日必須關門,讓員工可作充分的休息,也可以享受假期。有人認為法國的做法有點過了頭,法國社會對此也偶有爭議,也有要求作改革的呼聲。從成本角度考慮,如果把最高工時稍作延長,真的有可能提升法國的競爭力。不過,除了生活質素之外,法國社會也有不少人認為應該透過為工時設限讓更多人可以得到工作機會。
 
德國的工業根基深厚,技術水平及產品在質量都是世界頂尖。德國政府及社會長期以來都致力維持工業生產佔整個經濟體系中相對較高的比例。因此,十分重視工業教育,也希望鼓勵國民以工業生產為職志。現時,德國很多地方政府都會因應不同省份的需要,規定工業處所不可以在周末及晚上時間進行工業生產活動,保證工業經濟也不一定要用上血汗工廠,當上產業工人也不虞長時間工作,可以維持高質量的生活水平及均衡的發展。除此之外,也要令鄰近地區的生活環境不致受到過度干擾,維持一個對工業發展友善的社會環境。事實上,現時德國的平均全年總工時比法國還要低。
 
在亞洲地區,新加坡年前已經通過最高工時及標準工時的相關政策及法例。一方面是要保證生活的均衡,也希望讓基層的工作機會可以更多人有份。另一方面,新加坡生育率長期偏低,考慮到標準工時會推動「對家庭友善」的社群及工作環境,從而改善家庭生活的質素,希望以此提升人民的生育意願,扭轉人口困境。 
 
由此可見,制定標準工時政策,可以達致多元的經濟及社會效果。香港社會各界不應單從成本的角度,來否定 標準工時政策的意義。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