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美國飛人 一生都與歧視競賽

2016年05月06日
   

 

 《美國飛人》(下稱《飛》)是齣出色的電影,之所以出色,皆因它能夠超越一般運動類型片的想像,不只談及一個跑手有多厲害,描述其運動生涯起起跌跌等。當坊間同類電影都以人物發揮熱血功能時,《飛》在基本盤以外,還從個人延伸出去,如膚色、國際社會秩序、個人榮譽及社會公義的關係等議題都有提及,由多條故事線交織出一個有層次又立體的非常大時代,正!


受歧視 只因正在上位
《飛》的男主角謝斯奧雲斯(史提芬占士飾),生於美國大蕭條時代,屬有色人種,家境清貧。他很早期已在短跑項目上嶄露頭角,編劇以他考入俄亥俄州立大學後作故事起點,這是他人生中第一項勝利(當時很少有色人種可獲大學教育),但當他上流到另一階級時,膚色隨即令他成為stranger。美裔同學並不欣賞他的努力,認為接納他反而會「影衰」自己,而他們的歧視就是一種自high,自行製造一種高低距離,觀眾可窺見差別對待充斥Jesse的大學生活裡,種族歧視議題是導演貫穿全片的一個元素,分量輕但impressive。當馬丁路德金的平權年代還未到,Jesse採取的,不是言語和行為抗爭,而是默默忍耐,因一切得來不易,他心裡還有更重要的東西要完成。
他擁有超高的短跑和跳遠天分,但不代表能盡情發揮,至於最終能參加奧運會,中間涉及很多不起眼的條件和關口。他報考並入讀俄亥俄州立大學,就是想拜田徑隊教練拉利史奈德(積遜蘇迪堅斯飾)為師,改善技巧之餘,更重要是提升心理質素。由於種族差異,跑道從來不是他主場,如何面對觀眾的喝倒采,在逆境下用成就堵住對方的口,這是他在跑道上的另一場競賽。當拉利史奈德和謝斯這對拍檔在賽事上屢創佳績,謝斯隨即成了公眾人物。人紅了就想跳級,打更強勁的「大佬」,他被塑造成跨越種族的代言人,嘗到了名氣帶來的權力,同時亦要面對更複雜的抉擇──應否為種族犧牲個人,杯葛奧運?

 
沒有最好 一切皆政治?
《飛》的線數不多,好讓議題談得更深入,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種族大義在前,杯葛之舉就成了反對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的唯一手段?導演和編劇把主角的掙扎過程描繪得很細緻和立體,跑道以外的「大佬」,一個比一個強,電影為當時政局提供了一個橫切面,除了運動員外,還有美國奧委會會員間的理念角力,以及跟納粹政府的談判等,由下至上說明,在維護人權大前提下該如何執行?日光之下無新事,尤其在全球化的今天,昔日的國際政治依然可對照今天形勢,謝斯的抉擇將會是很多有能之士的參考,特別在飄雨的香江,去或留,他提供了一個有血有肉的參考。
除了主角謝斯勇鬥德國跳遠選手外,還有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馬可尼(威廉赫特飾)和委員艾弗里布倫戴奇(謝洛美艾朗斯飾),兩人鬥法也相當亮麗,場內場外都在不斷較勁,各人都為自己的比賽努力作戰,《飛》的熱血很是貼地。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