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喪》得好……有道理

2016年05月05日
   

 

喪屍片是筆者近幾年的喜愛電影類型,尤其狀態差時,醒神要靠畢佬齣《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重溫進化版喪屍;還有《熱血喪男》,以第一身講喪屍生活,甚有玩味,至於連續劇《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播至第三季已現疲態,冇心機再追看。當國片《尋龍訣》也曲線講喪屍,就明白喪屍題材已經成為7仔,而《喪屍末日戰》(I Am a Hero)(下稱《喪》)就是日本代表,把宣傳重點放在有村架純和長澤正美上是正路選擇,喪屍加女神,確實吸引。


《喪》根據漫畫《請叫我英雄》改編,電影故事大約發展至原著第92期左右作結。片中男主角是年屆35歲的大叔鈴木英雄(大泉洋飾),一直希望成為受歡迎的漫畫家,但多次投稿均被編輯拒絕,只能繼續當漫畫家助手。他與女友徹子交往多年(漫畫對男女關係有較深入描寫),眼見年紀漸大,似乎已無望成名,對自己命途、社會心生抱怨。這種「失敗者」佔了社會多數,且在全球化氛圍下,情況更糟,而「父幹」真的叫某某在經歷、見識上佔有更大優勢,能夠憑自身實力脫貧的人便愈少,生活就是不斷為這類「成功者」服務,不斷被剝削,所以,鈴木的角色很易入屋,引起共鳴。

 
冇喪屍 死路一條?
要改變小人物,過往的故事形式就是要由高人來提升實力,而《喪》提供的洗牌機會,就是透過一種不知名病毒肆虐,人咬人變喪屍ZQN,重寫了社會的遊戲規則。鈴木英雄的女友、老闆和同事紛紛受到感染,相繼死去,整個社交網絡雖然collapse了,但同時又讓他可以跳到人生另一個chapter。形勢的改變令他忽然佔優,因身上背有一支散彈鎗,可以一下子把喪屍腦袋轟個稀巴爛,有強勁武器就是王者,只是,硬件也要有軟件的配合,英雄還未「被覺醒」。

 
男性覺醒要靠BB?
該片找來兩位搶眼女神主演,主要為切合不同年齡觀眾口味,而其故事功能就是Muse,助鈴木變身為真正英雄,架純BB是學生妹,長澤則是護士。以電影編排來說,幾時變、點樣變就係這部商業片是否成功的關鍵,鈴木初遇一群喪屍那幕要夠「論盡」,後段反差先夠大。他有武器都不敢啟動,時常活在幻想英雄世界(這設定係成功笑位),而呢場戲屬全片的驚喜位,節奏快速,喪屍攻擊浪接浪,空間小小,budget有限,卻能拍出大亂的感覺,令人喘不過氣來。

 
大叔成功了,你呢?
因為惻隱,鈴木背著受傷的田比呂美(有村架純飾)上富士山避難,途中遇上生還者團隊,劇情轉了行《The Walking Dead》mode,變成生還者奪權遊戲。鈴木在此遇上藪(長澤正美飾),由城市戰變成超市、停車場巷戰,畫面keep fresh,而兩位女神仙氣匯聚,求救呼聲喚醒了鈴木的基因,變身有膊頭的男人,這位喪屍terminator符合了觀眾入場期望,宅味大叔變成英雄。
當大家high完走出戲院問:「世界幾時先轉mode?」嘆口氣後,繼續打手機喪屍game。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