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730視角 - 賴勇衡
《樹大招風》:不是香港的時代隱喻(上)

2016年05月03日
   

 

很多人看《樹大招風》就是時代隱喻,三個風光不再的賊王,就如1997年易主後日漸消沉的香港。這種品嘗香港電影的路數由來已久,從「我唔見咗嘅嘢我想自己攞番」的黑幫Mark哥到「我想做個好人」的臥底劉健明,都可被視為我城化身,在香港觀眾之間共鳴不已。不過,我認為《樹大招風》最突出的是人物,人不只是用來象徵時代的材料。
以監製身份來創作的杜琪峯和游乃海,在《樹》中再次亮出了銀河映像早期作品的「宿命」招牌。甚麼是命?時勢、性格和抉擇的共同作用,構成了三個賊王的命。時代因素固然重要,但只是一部分。
 
時代是大背景,但不只於香港人面對九七大限的轉變。三個賊王其實並不盡是典型「香港仔」:葉國歡根本是省港旗兵;季正雄是在廣州當扒手出身的跨境大賊;只有卓子強最有(當年的)香港人特質,「醒目仔」走捷徑、愛冒險,敢向大富豪埋手(其藍本張子強的綽號就是「大富豪」)。令他們感到「時不我與」的時勢變動,亦不限於香港,因為劇變更烈的是中國大陸。八九六四後,中國全面朝「開放經濟、政治封閉」的方向發展,衍生出腐敗貪婪的官場,才教當慣老大的葉國歡吃不消。
人物的性格是小背景,雖然局限在個人層面,但有長期的影響。葉國歡霸道驍悍,受不住奚落,更受不住被「官二代」小賊「起尾注」的屈辱;季正雄沉潛至孤單迷失,忍不住張揚現身時便進退失據「一子錯」;卓子強囂張,上得山多終遇虎(而不是「虎落平陽」)。(待續)

 
賴勇衡,香港大學文學士(哲學),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中國政治),喜愛電影,一臉書塵的社會尋道者。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