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數味.人生 - 李鴻彥
黑天鵝在日本

2016年05月03日
  •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上周未有進一步量寬。(資料圖片)

   

 

大家都在問這個問題。
 
為甚麼一輪又一輪的量化寬鬆(QE)後,全球經濟依然沒有起色?本地負資產的個案甚至徐徐攀升,究竟錢到哪兒去?嗎啡對彌留病人失效後,還有甚麼板斧?病人叫日本。
 
日本央行在今年1月29日歷史性推出負利率後,日圓、日經平均指數在這段期間(1月29日至5月2日)分別上升12.07%及下跌7.8%,日本的銀行放款情況未有顯著上升(3月份按年增長2%),市場遂憧憬日本央行在4月28日的議息會議上祭出比「嗎啡」更激烈的政策。
 
市場一廂情願,認為行將20年的量化寬鬆失效,下一步可能會直接由直升機派錢(Helicopter Drop)出來。所謂的直升機派錢,其實是在貨幣政策失效下由政府主導、手段更激烈的財政政策,憧憬的內容包括:1)延遲第二階段消費稅實施時間,原定的實施時間是明年4月1日;2)直接追加財政預算5萬至10萬億日圓,用於地方基建、兒童保育或消費券等。
 
既然說是一廂情願,直升機當然未有開動,日本央行議息後決定維持利率負0.1厘及80萬億日圓貨幣基礎年增幅不變,並在1年內第四次推遲2%通脹的達標時間(另將2016年核心通脹預期由0.8%下調至0.5%),結果一地眼鏡碎。
 
或許為了解畫釋疑,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特別經濟顧問浜田宏一在《Project Syndicate》中以《Money from Heaven?》為題撰文,反對日本大灑金錢,原因是憂慮派錢會引發惡性通脹問題。不過,我不相信,不能派錢的有另一個原因。
 
經過3月底日本年結後,日圓繼續攀升轉強,美元兌日圓昨日甚至跌至106.14水平,事件已不能單純地解釋為利差交易的基金拆倉,更有機會出現的是日本銀行開始縮減銀行的資產規模。銀行縮減資產規模,對不斷「放水」的日本央行而言,變相投以不信任票,何況日圓轉強,拖累出口企業及依賴匯兌收益壯大市值的日經平均指數不利,所以標題才會是《黑天鵝在日本》,建議各投資者緊盯日本市場。
 
題外話,我3月初在《十年黃金》一文中講得清楚,市場缺乏投資機會下,負利率只會將資金迫進黃金(黃金在3月1日至今上升5.29%,高見1,303美元),黃金只會繼續逞強。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
逢周二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