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吉舖

2016年04月29日
   

 

出去銅鑼灣,行過波斯富街,忽然聽到「我們的愛~呀~愛,過了就不再回來」,乜嘢事?一時之間記唔起乜嘢歌。作為九十年代卡歌之霸,我都響業界出名揸咪揸足五粒鐘,生果盤死都唔放嘅人嚟講,冇理由唔記得乜嘢歌?轉頭看過對面,希望追尋音樂來源,原來係一間短約夜冷舖。咁就真係大件事。
睇住啲貨色,十元八塊,我都好感動。唔係因為音樂帶來回憶嘛,而係因為我記得呢隻歌嗰陣,十年前,金融風暴之前,經濟未至於咁差,因為始終都冇咁多吉舖。睇到依度,已經知道經濟應該慢慢向下。唔會一時三刻爆單大嘢,但舖租向下尋底,夜冷舖當道,咁就唔係吉兆。
你可以話,香港係未浪費咗四年響社會損耗云云。呢啲嘢,見仁見智啦。但係,香港人上一代面對發展停滯的時候,有一種恐懼不安的感覺。因為我地上一代,以至上兩代,睇見嘅係香港經濟發展咁高咁強咁快,好自然地覺得,經濟發展係社會優先,先至係民生所需,上屆貪曾搞AO治港,經濟冇起色,依家呢班人,相信可以撥亂反正,結果都係搞唔起。
經濟冇起色,就唔可能完全賴泛民,又未必可以事事賴官僚,而係呢套發展主義的想法,係未仲適合香港呢個社會。咁樣好似好灰,而係因為香港社會已經係成熟的發達地區水平,無可能再有高速發展的魔術棒,但人口自然增長,佢地總要開飯,係未?有時青年會問我,點解佢地要搞東北,要搞大嶼山,要搞呢樣嗰樣,我只能夠答佢,響呢班領袖上位之時,剛好係七、八十年代,呢班大哥眼見英帝香港時代,發展呢樣嗰樣,新市鎮新產業新工種,係佢地美好的年代,而人總係有嗰陣Nostalgia,既然當時呢套方程式好work,點解唔可以作出一些修正,響依家呢個年代複製呢?
所以,我都有時勸下班青年,假設香港上一代人,仲係好大中華的話,佢地有大中華的傳統思維,亦有傳統大中華思維的優點和缺點,不以為過。你地都要理解下佢地的想法,特別係英治時代留下的論述係,香港的成功,係因為呢班上一代人的個人努力,同其他外在因素無關。你地呢班青年,一味響度deny佢地的想法,一味deny佢地自以為賴以成功的個人因素,一味響度deny佢地對香港經濟的功勞,你地會否覺得,呢班old cake會服氣嗎?既然你地青年係咁deny上一代,你估上一代會覺得happy嗎?上一代同青年拗氣,輸的總是青年吧!
今屆政府睇到嘅,就係上一代部分人嘗試話你知,發展主義是王道,是香港發展的唯一道路,青年唔接受唔緊要,到咗十年後,你地青年嘗試到甜美的果實之時,唔需要多謝我地呢班一直錫住你嘅old cake。
「我們的愛~呀~愛,直到現在我還在默默的等待……。」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