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經濟反彈的成本

2016年04月28日
  • 港鐵票價問題常被市民要求政府介入。(資料圖片)

   

 

香港很有趣,尤其是政府於經濟及市場的定位與角色來說,外界經常是前後矛盾;有時想政府角色盡量淡化,要積極不干預、但很多時又想政府某程度上強勢介入。
 
在港鐵(066)票價及領展(823)對待租戶的問題上,大多數是贊成政府增加角色,因為大部分人以為只要政府多介入,很大程度上就代表票價及租金上會站在市民及租戶的一方。對的,有政府的出現,從而令兩者有所制衡,但代價就是有違商業原則,尤其是在後者而言,政府基本上已經毫無影響力。
 
要罵港鐵與領展,問題的根源,錯的是當年將兩者分別上市,特別在房委會赤字問題上處理錯誤,兼用徹底一股不留的方式幾乎賣斷,事到如今,最簡單方法相信是在領展旗下的屋邨商場附近另起爐灶吧。
 
環顧今年外圍與本港經濟的發展與表現,一方面利息不單止未有向上,反而資金有進一步氾濫跡象,另一方面,從本地經濟基本層面出發,卻一如外界預期般表現呆滯。
 
在經濟下行期間,資產市場如果同時能夠有所調節,對加快完成下行反而有利,惟目前仍然最擔心的是,以物業市場為首的資產價格再忽然向上,進一步跟經濟、零售及就業市場背馳,且演變成愈見「離地」。
 
豪宅見撻訂,但細價樓就熱賣,背後並非是趁低吸納、或是財富分配的結果,而是低息的威嚇,更甚是,有發展商提供優惠上車條款的誘因。寬頻上網、手機上台,頂多是綁死兩年合約,但動輒廿年的供款,關鍵是本身對未來經濟能力的掌握,就業穩定的一個相當保守估算而得出的結論。失業率已經有向上跡象,更有可能成為一個持續、但緩慢的趨勢,觀乎零售、飲食的相關就業職位,自去年底起,其實已經處於負增長。
 
回顧98、03年,本地社會狀況還可以,現在則已心照不宣了,更叫人關注的是,內地的經濟反彈及改善,似乎成本更大,維持時間卻更短。代理跟你說,調整後樓價吸引,但一個累積升幅以倍數計,回調幅度其實僅僅一成左右的市場,根本談不上安全水平,但同時又擺脫不下無買樓、恨錯難返的自我包袱。
 
新加坡早前將匯率政策大幅調整,放棄歷時約5年的穩步升值,對上兩次分別為2001及2008年底,正好是市場處於最動盪之際。基於本港及新加坡經濟非常類似,後者沒有背靠內地因素,當年失分,現在我們卻未見加分。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