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數味.人生 - 李鴻彥
《明報》母公司大把錢

2016年04月26日
  • 《明報》裁走執行總編輯姜國元。(資料圖片)

   

 

「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簾外月朧明。」南宋名將岳飛文武雙全,《滿江紅》以外有描述朧明月夜夢醒踱步、難覓知音人的《小重山》。一首《小重山》,岳飛告訴即使撼山易撼岳家軍難,亦有壯懷難展的時候。
 
獨排與金國議和,銳意直搗黃龍救回徽欽二宗的岳飛,明白堅持做對的事,或會令中央不高興,結果宋高宗借秦檜的「莫須有」先斬而後快,岳飛終年39歲。想起岳飛,因區家麟在港台節目《早辰.早晨》中評論《明報》裁走筆名安裕的姜國元時指,糧草不夠卻先殺大將軍,究竟是資源不足還是不希望他衝鋒陷陣?岳飛是後者,筆名安裕的姜國元亦然。
 
張健波被調、劉進圖遇襲後,安裕頂住壓力時有否《小重山》中「知音少,弦斷有誰聽」的共鳴?關於這點,大家從如何看安裕的文章中清楚明白。《明報》總編輯鍾天祥以人工高為因裁一個人的員,事實呢?我不喜歡妄下意見,且以數字代我發言。截至去年12月底止,《明報》母公司世界華文媒體(685)手頭現金(現金或現金等價物)高達1.32億美元(約10.27億港元),較去年3月底的1.1862億美元增11%,大家或質疑現金增加主要藉非經營業務如融資等產生,其實世界華文媒體在截至去年12月底止9個月內經營業務現金流由2014年的5,408.9萬美元增13.5%至6,139.9萬美元。《明報》只是世界華文媒體中芸芸傳媒之一,母公司財務健康,即使《明報》財困亦有母公司支持。
 
但計算中國內地因素,裁一個人的員救公司上億的業務,答案變得昭然。截至去年12月底止9個月業績,香港及內地出版及印刷業務佔世界華文媒體達4,809萬美元(約3.58億港元),佔總收入17.28%,公司亦在今年3月宣布向國企青島西海岸出售所持萬華媒體(426)(持有《100毛》母公司約10%)主要持股,作價料高達4.5億元。當一家跨國公司有接近20%業務來自中港,而等待審批的4、5億元「賣殼」交易買家又是國企,管理層或會問風骨值幾錢。在「雞髀打人牙骹軟」的國度,不要天真妄想拿督一家會捍衛新聞自由。
 
岳王廟的岳墳前跪著秦檜、王氏(秦妻)、万俟及張俊4個銅像,跪像背後墓門上有「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的楹聯,埋怨秦檜,不如埋怨越界越級伸出魔爪、終日憂心帝位不保的最最最高層宋高宗。 
 
DBC數碼電台財經台副總監,與其濫用資深傳媒人,叫財經記者就夠。逢周二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