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股壇「限沽令」

2016年04月26日
  • 滬港通於2014年11月開通。(資料圖片)

   

 

睇淡是明燈,大行要轉軚?算吧。市場意見眾多,從來充斥逐浪者與堅定派,在一個根本從來走不出上落市中偏向下行的市況格局,好淡雙方某程度上其實都會有一、兩次預測準繩,予以自誇的機會。 
 
如果年初悲觀情緒乃建基於美國持續加息、人民幣向下、內地經濟不斷下行,現在看來,推低市況因素其實已不成立。目前的問題在於,所謂不成立的因素,究竟是臨時、抑或是結構性不成立而已。 
 
最近,美林證券發表報告,形容區內為首的新興市場已由短線操作型的反彈、策略性牛市,進一步過渡至結構性牛市。其實,牛市就牛市,幹甚麼市場從來喜歡又技術上、又結構型、又瘋、又慢呢? 
 
說回美林,該行一直對內地股市不予樂觀,於是外界形容是徹底轉軚,對嗎?但只要有留意的話,大行從來都把研究部劃分不同地區策略,有環球、有區內、有特定市場本身的策略師,意見根本很多時是不盡相同。宏觀經濟上,若某證券商即使是樂觀的話,股票策略師意見亦可能正好相反。美林在提升區內股市至結構性牛市級別之際,該行中資股策略員其實仍然堅持國指只值9,000點,一行多意見制度的奉行,幾乎是穩健及立於不敗之地的對沖策略。 
 
近期,有關「深港通」即將出台的憧憬升溫,相關股份明顯炒至入型入格,兼且6月摩指檢討,兩大主題形同發出了一個限沽令,令市場相信沽貨風險大於持貨。自前年底「滬港通」推出以來,佔港股成交大部分時間僅介乎1%至3%,加以引申的話,即使「深港通」成交佔比較前者多出一倍,其實港股每天的額外成交進帳,亦只是區區數十億而已,比一個指數的大型調整前所製造的額外效應,根本拍馬也追不上。要到200元才再次對港交所(388)動真情,值博率與風險系數兩者差距其實已不大明顯,前者已不是佔據最有利位置了。 
 
堅持基本因素,對後市悲觀一派,最大風險並非分析錯誤,而是他們的對手是中央銀行。索羅斯日前又再開腔,以今日中國,比較07至08年的美國爆煲前狀態,信索羅斯效應的話,好應該即時加碼入市,皆因中國不旦遇強愈強,而且愈唱淡會愈寬鬆。樓市之後,輪到商品資源,內地一套供給側改革、減產能,原意是提升效率,但一傳十、十傳百之後,內地投資者對供不應求、結構上升已經深信不疑。也許,故事再說明,要炒股賺錢,毋須勇敢,只要天真。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