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澳洲片《轉身》射個三分波

2016年04月20日
   

 

 《華麗轉身》(The Dressmaker)雖然是齣澳洲電影,以同名原著、Rosalie Ham的小說作品作藍本,最吸睛的自然是Kate Winslet飾演女主角Tilly Dunnage,基本上全片均由「姊妹們」擔正,男性只作supporting角色,所以Kate有大量空間盡情發揮,一班女性勾心鬥角的電影情節向來就work,輔以一套套相當華麗的服裝,有包裝亦有內容,從市場角度來看,可令觀眾甚具入場意欲,特別是日漸壯大的女性觀眾群。


如何用Couture作另類復仇
原著作者Rosalie Ham自小住在澳洲小鎮,鎮裡每個人都彼此認識,舉動一目了然,這種鄰里狀況成了小說故事的大背景,因關係透明,所以彼此可以貼心互助,但《華》片呈現是gossip的女性醜陋一面。小鎮象徵著社會,片中帶點瘋癲的Molly(Judy Davis飾)代表著弱勢社群,而女兒Tilly則是學成歸來的Wonder Woman,為自己和母親過去狼藉的聲名討回公道,而武器卻是一部手提縫紉機和從Madeleine Vionnet習來的高級時裝設計心思與手藝,如何用Couture去作另類復仇,該片有相當有趣和吸引的點子。

 
用縫紉手藝解咒
令人半瘋癲,往往因為現實太難面對,Tilly10歲時被人強行驅逐至墨爾本,而留在鎮裡的Molly則背負著殺人兇手母親之名,獨自面對鎮民,這樣不癲才怪。Tilly既然衣錦還鄉,本可帶著媽媽一走了之,從頭再來,但她選擇留下來,就是要徹查那段困擾自己多年的過去,像電影《大隻佬》般「了因」。人的成長,過程中少不免被家人、親友用言語傷害過,傷口大的則成了人生curse,陀衰家、劏豬凳或生嚿叉燒好過生你就是例子。Tilly用縫紉手藝為自己解咒,為鎮上婦女來個大變身,將山雞變鳳凰,由外至內改造鎮民的劣根性,這令筆者憶起星爺版本的《濟公》,如何執正墮落的一群。

 
最徹底的方法
片中的鎮民多少也像羊群,誰不想穿上稱身羅衣,自我感覺良好?Tilly遂成了他們身體的救主,朝聖登門造訪者眾,著得高尚、華麗,把缺點用服裝cutting和fabric去掩蓋,在鏡子裡看到自己原來有美麗一面,但可否就此叫人懂得自愛、努力從良,做個真正的有品人?《華》片藉鎮民的回應為人性下了個小結論,外表的華貴,反而把心裡的「魔鏡魔鏡邊個最靚?」的魔咒釋放出來,隨之而來的便是,為保外表靚靚的偽善、嫉妒等人性劣根。Tilly在這次實驗失敗了,難以寄望他人改變來為自己解咒。過往溝通似是解難的王道,然而,這種對話的基礎,除了互信,還要雙方願意讓步,半步不讓是既得利益者的貪婪,要解咒,最徹底的方法還是狠狠地跟過去說再見,令片末看得人很過癮!全片服裝做得夠靚,人心拍得夠醜,好波!
2001年的小說場景跟2016年的香港出奇地相似,本土的Tilly,快來吧。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