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牛市重臨怪論

2016年04月19日
  • 澳元(右)走勢與中國前景有極高關連。(資料圖片)

   

 

市場氣氛由憂慮變憧憬,靠的是走回加槓桿、擴產能的回頭路,硬銷經濟數據,市況好轉了一陣,資金會否願意重投股市,仍存變數,暫時所見,只可說沽壓不大。惟個別大行所做的每月基金經理調查顯示,機構大戶的現金水平不跌反升,仍逾5%,從基金遲早追貨的角度判斷,即使3月環球市況勁反彈,各國央行亦願意配合,基金仍一反常態增持現金?有人懂得回答這個問題嗎?
 
構成市場回穩的因素已經一一兌現,包括央行寬鬆、美國暫緩加息、人民幣回穩和內地數據有起色,下一步是要視乎市場又開出甚麼新條件。要環球經濟完全回穩,幾乎是不必要的幻想,剩下來唯一較有變數,就是聯儲局的取態。現時,利率期貨顯示,今年就算加息一次的機會,已經跌至不足五成機會率,餘下是聯儲局做主作決定的時間了。如果局方更明確表態,年內加息機會跌至零的話,似乎環球股市會有力再爆,這個低質升市能否出現,一切還看稍後公布的首季經濟增長數字及其他指標。但叫人懷疑是,不加息,意味經濟前路暗淡,央行只會進一步做出人意表的事實,投資者反而只會買債,哪會關心盈利主導走勢的股票市場?

牛市重臨的討論,近日又再不脛而走。作為投資者,牛市是否等如會令自己買得更安心?根本上乃由手持股份組合而定。牛市往往令很多人會更不好過,而牛市做錯決定機會亦最多。更重要是,這麼多年來,牛短熊長似乎已成既定事實,對上一次真正感覺牛市,其實僅僅是去年春夏交替的一段極短時間。
 
某程度上,市場是願意承受風險,股市表現沒有說明一切,但如果從貨幣市場及債券價格看,投資者開始對市場戒心已大為減少。例子之一是澳元表現,除本身相對高息因素外,近年走勢一直跟外界對中國前景判斷有著極高關連系數。
 
另外,一批離岸市場發行的內地企業債券,很多在價格上是跑贏在岸。內地在經濟數據上,第二季仍然會受惠大量資金氾濫谷大效應,而愈多投資者相信6月獲納入摩指機會增加,中資股的蜜月期可以維持,高槓桿、高負債,趁機才再度唱空吧。近期的低殘股小翻生,拜政策所賜,而從另一角度上,對不斷唱淡中國的外資,更要予以感激。沒有他們的不斷質疑,未有理解國情下痛加批評,也許不會激發當局政策急轉彎,由結構調整,變為投資帶動增長,當然任何收穫都會有埋單的一日。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