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概念與題材的可持續性

2016年04月14日
  • 市場關注債轉股對內銀的影響。(資料圖片)

   

 

神愛世人,央行愛市場。經過一輪政策承托之後,股市非熊亦非牛。幾年以來的情況已告之,市場的好與壞因素,只供參考,作為備案,太認真就隨時表錯情。
夢工場世界,不止局限於電影,股市亦如是。以內地為例,每年的政策主調,均是由夢想觸發而成,繼而調研,最後卻是由股票為主的市場價格表現決定勝負。
大型服裝連鎖店每季有新款式推出,內地製造的投資概念形同時裝款式,部分熱賣,更多是很快下架。基於概念太過時款化,追逐主題概念最大風險就是經不起市場受落程度,直接點說就是概念可持續性。今天「快時尚」(fast fashion)針對消費者快餐速食文化,盡情任性發揮貪新忘舊精神,炒股概念如是,未等到米熟已炒到不亦樂乎甚至同一概念輪迴再輪迴。
過去兩三年市場充斥許多主題、概念如互聯網+、大數據、機械人、京津冀、自貿港、前海、二孩、一帶一路和城鎮化。從當局公布,主題改革是有成績、有進展,但股價表現卻反映出完全兩回事。內地政策大體方向是對的,且誠意可嘉,但短時間內大堆量寬式供應,容易造就投機式輪動,但要衡量成功與否實在困難,且易消化不良。
相比新經濟、新概念股份,大部分都是素未謀面,往績難尋。內地近期部分政策令一堆舊經濟股如殭屍復活,無論鋼鐵、煤炭以至水泥,戴需求面這副放大鏡,樣子仍醜陋,但供給側的作用就形同為市場提供幾個萬花筒。產能減,不代表產量減,但部分企業及產能被完全淘汰後,大央企有更大定價能力,進口原料時有更大議價權,同時受惠基數效應及減產能,即使需求沒有增長,盈利能力都會有所提升。
 在債轉股課題上,國際市場側重對內銀影響,決定成功與否。惟內地卻從高負債企業著眼,賦予股價表現去證明市場對相關政策受落。債轉股未有落實細節,央企、民企零星違約已加劇,諷刺是違約原來可理解為債轉股鋪路關鍵。內銀是中央旗下企業、產能過剩行業亦是中央旗下企業,鋼企欠銀行貸款,好等於中央欠中央貸款,股轉債或債轉股,基本上沒有分別。如藉債轉股將債權人角色抽離,企業既不用還債亦不用付息,財務上即時受惠,但不要忘記中國人民銀行有官員已提出債轉股,要轉就轉優先股。內地舊經濟行業、甚至整個企業鏈負債太多,只要有高債務的一日,債轉股概念就繼續成立,或者,這正好符合了概念可持續發酵的標準。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