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聯儲局的思路

2016年04月12日
  • 耶倫(左)及伯南克(中)等聚首。

   

 

日前,4名聯儲局現任及前主席,聚首一堂,談經濟論前景,被媒體形容為聯儲局星級舊生會。4名出席的包括沃爾克、格老、伯南克及現任主席耶倫。
沃爾克風格是按本子辦事,不向市場及政界賣帳,抗通脹及強監管是他的招牌名菜、反之格老及伯南克是市場親善大使,前者變相埋下次按大禍,後者上任未幾已被市場綁架至退任。
眾所周知,沃爾克立場偏鷹,行俠仗義風格較強,有人曲線問他,繼任人是否縱容市場,沃爾克未有說話回應,但表情反應已盡在不言中。
耶倫立場時鷹時鴿,路數飄忽,說穿了就是市場情緒表現左右她的取態立場。前輩面前,耶倫幾日內由鴿變為偏鷹,既重申去年底加息決定正確,又重申美國經濟持續回復正常,加息方向依舊如常。
老實說,如果市場近日的樂觀,乃僅建基於加息預期減少的話,隨時有可能會表錯態,自作多情。首先,基於加息預期已成為控制市場的最大武器,聯儲局豈會自動棄權,難道下一步就是任由市場加碼進逼,最終要改為掉頭減息嗎?更加重要的是,美股已經回升,美元回落,條件上兩次未必構成,但6月加息一次,已經超乎部分市場人士現時全年不加的預測。
2月的G20舉行前,發生了兩件事:日本突然實施負利率,以及中國人民銀行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加上歐洲央行既有的政策,三者決定都是不利本身貨幣匯價。日、歐、中以行動表示經濟有問題,從而逼使局方三思考慮,於是G20之後,似乎促成了聯手有部署推低美元,變相提升市場流動性的超級托市大行動,無形中將聯儲局的影響力也分薄。
外圍經濟放緩,的確會傳導至美國,那管就業數據有多強、股價升幅有多大。高盛計算過,假若美國以外的環球經濟每減少一個百分點的話,因為對美國就業、出口等環節影響,聯邦基金利率亦會因而要變相下調二十點子。美息沒有調頭回落,惟美匯指數已由年內高位跌了約5%左右,基本上就等於減息了0.25厘。
由此可見,聯儲局推低美元,及下調加息次數預測,基本上已經寬鬆有餘,向環球逼宮者交足功課了。利率期貨及美元均表現出市場不相信美國會加息,但觀乎美國債市,如果投資者認定加息機會極微的話,十年債息恐怕要見一厘半或以下,豈會有現時的水平長期徘徊?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