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繞著世界跑 - 孖九 - 孖九
你盡了力嗎?

2016年03月24日
   

 

孖九由2011年開始跑步以來,幾乎每次衝過比賽終點的時候都會浮起一個念頭:假如剛才盡力一點的話,名次和時間又會進步多少呢?
每次參加長跑比賽,孖九的策略都是留前鬥後。畢竟長路漫漫,假如在比賽初段便搏盡的話,難保中途不會油盡燈枯、後繼無力。這種想法聽起來非常合理,但實際情況是無論如何留力,孖九總會在後段開始感到疲倦;愈疲倦,就愈覺得需要留力。結果孖九的心態在無意間由留前鬥後,變為留前留後,最後愈留愈後,根本沒有出盡全力「鬥」過便完成比賽。
 
未盡全力的另一個原因是怕辛苦。說來諷刺,長跑者願意花大量時間練習,就是因為不怕辛苦,甚至「享受」辛苦才選擇這項運動。但無論你跑的是10公里還是1,000公里,惡魔總會找機會在你耳邊花言巧語:「其實你付出九成努力便合格有餘了,為甚麼迫得自己咁辛苦?」、「最近睡得不好,今日發揮欠佳亦情有可原。」……愈接近終點,惡魔出現的次數便愈來愈頻密,說服力亦愈來愈強。結果誰勝誰敗,就正如電視旁述員的口頭禪:視乎運動員的心理質素了。
 
心理質素虛無縹緲,孖九多年來一直是「丈二和尚」,直至最近讀到體育記者Matt Fitzgerald的新書《How Bad Do You Want It?》,才對這題材多了一點認識。Fitzgerald指出,當身體向大腦發出疲倦訊息的時候,跑手感到體能已經接近極限,眼前的任務變得異常艱巨。但體能極限是客觀事實,疲倦是主觀感受,而且往往在體能到達極限前便出現,左右跑手的判斷能力。他舉了一個簡單例子:馬拉松跑手通常在最後數公里感到疲倦而減速,假如體能在這時已經接近極限,又怎樣解釋在最後數十米,跑手可以提速衝過終點的現象呢?
 
Fitzgerald認為,快將完成賽事的喜悅讓跑手克服疲倦,動用體內剩餘的氣力。換言之,身體是負責執行任務的士兵,但腦袋才是指揮進退的統帥。跑手要提升表現,單靠體能訓練並不足夠,更重要的是懂得處理與疲倦或其他負面感受的關係,超越心理上對體能的自我設限——這就是心理質素。
心理質素不一定是爭金奪銀的運動員才需要的「職業技能」,即使像孖九般資質平庸的凡夫俗子,假如能學上一招半式亦終生受用。說到底,每人跑步的目標各有不同,但在長跑路上,挑戰和比較的人只是自己,其他人是「sub 4」還是「sub 3」又有何關係呢?
讀得《How Bad Do You Want It?》之後,孖九決定重新學跑,克服「怕辛苦」的壞習慣,目標是下次衝線的時候可以自豪地說一句:「我已盡全力!」
共勉之。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