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一點兩點三點水 - 譚子健
新相識

2010年11月05日
   

 

與幾個新知舊友飲酒,單麥威士忌,這裏只有Macallan 12年,點了,並加一塊冰。友人問我甚麼是(Single Malt)單麥?它是用原料以純麥芽為主原料,不添加穀類,加入泥煤作為燃料,將麥芽燻乾,再進行發酵後,以單一蒸餾機蒸餾。就是喜歡它的硬朗、較野、餘味協調、持久且強烈。我給她試試,她也分辨出跟一般blended調配威士忌的分別。她看來對威士忌很有興趣。

我另點了Jack Daniels,獨特的味道,給她一種清新特別的感覺,美國更指定Bourbon為國酒。製造過程須有51%粟米,並運用全新燒過的橡木桶。Jack Daniels用了相同的做法,但加了一個程序,以炭過濾。就因為這多出的製造過程,便不能列為Bourbon。

新相識的他,大約二十來歲,專修Aerospace,是替飛機做安全測試。我讚嘆好一個航天專家。另一友人問飛機遇氣流時,會否有危險?但他只說不會便停下來。我便用我僅有的fluid mechanics知識回答,空氣中全是turbulence,肉眼看不到,只要不像龍捲風大,便沒有危險,況且在大氣層之上,根本不會有龍捲風。只有在考試計算時,才會有ideal model,完美的氣流是一層層的laminar flow,不是一團團的。

友人又問,坐十多年的舊機會否危險,但他又沒有多大的回應。為免dead air,我又用僅有的material science知識回答,長時間飛航,壓力與磨擦會使機身出現疲勞而引致出現internal stress,如果惡化,便有裂痕,所以便需要測試飛機,以確保安全作打圓場。

我覺得奇怪,我不懷疑他的學識,但覺他較幼嫩及自我表達力不足。現今的年輕人是否太自我?還是信心不夠?是不是因為他們從小受保護而成?酒與人生一樣,我還是喜愛粗獷中帶有內涵,所以我選擇single malt。

譚子健
喜飲、愛醉、好借醉發酵的才華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