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以謙卑之心
搭建風水與規劃之橋

2016年03月14日
   

 

早前出席晚宴,一位前輩問及不才對於傳統風水、命理的看法。事實上,但凡研習建築、規劃、城市學者,多對風水之學稍有涉獵。筆者雖無深入研究,卻也屬興趣盎然。如同《周易》、《春秋》、《詩經》,中華經典歷千載歲月淘滌而來;既傳承著文、史、哲諸門學理,亦反映、發揚中國人的處世智慧、待人之道。以風水為法門,明心見性;透過通曉天文地理,而明瞭人之有所為、有所不為。
 
讀當代經典,固然要read beyond the lines;讀古書,就更要穿越歷史的迷霧,在微言裡尋大義。筆者總以為,心胸寬或窄,決定了視野偏抑全;其實現代科學與傳統風水之聯繫,只要破除偏見,其實不難拈花微笑、萬法歸一。當中,最為人熟知者,自然是中國人講求坐向、居水之北、山之南。這和北半球東亞大陸的山勢、水系相關。
 
復又,所謂坐北向南,並非正北正南,而望東南稍偏,以順應地球自轉,以及地軸傾斜之勢。假如欠缺對大自然敏銳感應、持續觀察、系統記錄,中國人又豈能歸納出上述覓地安居之法?風水之學並不局限於分析,也長於創造;一屋也好,一村也罷,布局上以設「明堂」(今誤為名堂)為佳。
所謂「明堂」,就夏商周三代以前先民遺跡可見,為屋前平整乾地;以把日、月、星光反射進屋。以盡用自然光以減省燃料,減輕採集柴、煤之負擔,亦避免餘燼對人體之侵害。既可延長住戶在室內工作、活動的時間,亦以較佳通風、採光殺滅細菌病毒。
 
因此,風水特別排斥陰濕,真屬傳統保健智慧。在古代,由於磚、石、木等建築物料的尺寸、強度限制極大,難以開啟大門大窗。以坐北朝南為基礎,中國人想到利用屋前平地反射自然光,實在奧妙。在「諸葛村」中,更以八卦鏡湖為「明堂」,其反射、調溫、調濕效果,更遠優平地。「面水」離不開「靠山」,屋後、村後「景山」(即影山)植以「風水林」,實為避免水土流失;再度證明風水並不限於分析,還有改造之能。
 
最後,無論屋內、村內,都講求「直水無情、曲水有情」。所謂「水」包括水陸兩路。現代城市設計以英國人最出色,以香港、倫敦為例,到處皆為羊腸小徑、彎曲難展;看似遠沒法、美大道平直雄壯。原來英人有意為之,為著控制人車均速度、流量。從停靠、加速到定速,越是平穩越有利交通管理、人車安全。在今天嶺南嶺東,尤其是潮汕,仍見刻意把街道、水道設計得微彎的村落;為的就是控制「人—畜—氣—水」—四流,不至無限加速、不至「直衝入屋」。
 
面對「現代—西方—科學」霸權,學懂謙恭,破除對「迷信」的迷信;借用北大李學勤教授在一九九二年的倡言—「走出疑古時代」,才不至讓「番書仔」成「番薯仔」。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