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想知點樣《回春》嗎?

2016年03月07日
   

 

故事的基本結構是一段可長可短,縱橫交錯的timeline,有開始、有結束,但頭點與尾點從來不是重點,中間發生了甚麼事才是觀眾的追看位。情節(plot)究竟如何把頭與尾的關係貫穿,關鍵在於那個twist,twist的幅度愈大,難度就愈高,就像《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美女因何戀上野獸?結果違反了我們的生活經驗,但看後又能說服觀眾,意料之外,情理之內,這就是編劇崗位神妙之處。

回春,先要回魂
除了轟烈的愛情外,人物(character)的改變往往也是故事魅力所在,以《回春》為例,演員有米高堅、夏菲基圖、珍芳達和麗素慧絲等,屬一齣歐洲合拍片,電影鮮有地以年長人士為主角,香港跟其他國家都面對著人口老化現象,根據本地慣性思維,這會簡約成一個資源分配和市場的議題,究竟多少個在職人士在供養一位退休長者?用來恐嚇吓你;又或者如何開拓銀髮族商機,把老化現象單純看成一個客體化問題,沒有顧及步入衰老期人士的主觀情懷,把長者看成一個有靈魂的人。
 
回春,無分年紀性別
戲裡的米高堅飾演一位已退休的古典音樂作曲家弗萊德,長住在一間位於阿爾卑斯山的五星級酒店,享受種種待遇,他亦配合場景,自覺人生臨近終結,說穿了就是處於一種「等死」狀態,其好友米奇(夏菲基圖飾)還未「死火」,繼續在房間跟一些後生編劇聯合創作,矢志要攞番個尾彩。這是電影的開始,但當電影結束時,弗萊德的心理起了變化,重新散發出一種「春天」的活力,對原本看穿了的世情再次寄以厚望,離開了倦怠狀態,究竟這種改變如何發生?有否機會在現實裡實踐?相信是觀眾最想知道的,因為對這個世界倦怠、厭惡,遠不只是弗萊德一個,也不是長者「專利」,其實需要心態「回春」者的多不勝數。

 
回春,要先死後生
再說白一點就會劇透,筆者只能說編劇技法頗強,因全齣電影幾乎只有一間五星級酒店作為場景,單單透過米奇、女兒莉娜(麗素慧絲飾)、一位處迷茫期的中年演員占美(保羅戴路飾)和環球小姐等情景、對話,就能逐步激活弗萊德,離開自絕於世的消極心態,重新上路,展示電影由小處推到大處的能耐。筆者認為劇情發展合理有餘,米高堅果然夠堅,冷幽默演出亮麗,還隱約感到男人內斂的情懷,而導演保路蘇雲天奴以港人覺得緩慢的節奏,借故事形式去提出一個走出心靈暮年的方向,沒有煽情卻有觸動位,答案未必人人奏效,但有feel者則能自動click著,始終未有一定人生閱歷(不一定跟年齡掛鈎),難以理解箇中生命階段的糾結,有時,知道真相可以是令人氣憤,甚至氣餒的。
由於篇幅所限未能續寫,人物隨劇情出奇變化的新片例子,其實還有岩井俊二的新作《夢の花嫁》。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