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本土派三分天下有其一 豈是虛言?

2016年03月04日
   

 

近日主持、評論工作都離不開新東補選。從選後開票結果可見,梁天琦優勢區,明顯在北區、大埔;除個別票站,本土派在中產聚居的沙田、西貢並不佔優。九七後「中港融合」措施,尤其是自由行,「養大」了本土派,從是次選舉的數據分析清晰得見。這恐怕是香港政府收回新設新界北選區的關鍵考慮。
 
事實上。遠在開放自由行之前,原殖民地高官、首任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即指,融合政策會引發中港矛盾和政治衝突,最終得不償失;卻被目為彭定康所啟動中英政爭的延續,未被正確解讀。如今,傳統泛民雖能維持來自中產的支持,但居住於中港邊境的中下階層和年輕人,倒向極右的本土派已成定勢。
 
由此催生出和九七前民主回歸派(大中華派)——左傾民族民主路線截然相反的極右本土主義。「八九六四」後引爆「北京—香港民主派」分道揚鑣,乃至反目成仇,只為今天本土派崛起提供了社會基礎和政治空間;本土派本身並非民主回歸派線性發展結果和必然歷史產物,反而與後九七政局的關係更大。
 
從國民教育到政改方案,北京每次施壓都能壓縮民主派的論述和發展空間,但新空間每每為更年輕、更偏執、更激進的本土派盡取;在「後反國教」時代,漸次成立的眾多青年組織,不只透過二零一六年度區議會選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擴大在各級議會版圖,也正式告別民主派承傳的孫文「三民主義」論述。民主回歸派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取向,保留了國、共建立政權前革命時代的痕跡。嬰兒潮奠下的本土主義,先天上構成與民主回歸派涇渭分明的價值體系和社會追求;即便不受選舉制度干擾、扭曲,沒有現實政經利益考慮,「民主回歸派—本土派」都有著完全背馳的價值取向和理想追求。
 
無論各方是喜聞還是厭見,一國兩制的平衡在北京和民主派二十餘年間激烈拉扯下鬆弛、失衡、崩塌;形同港獨的本土派崛起是果不是因,如今要壓制卻幾近不可能。右翼思潮一旦燃燒,就在年輕人間星火燎原,由此亦能解釋原本名不見經傳的梁天琦,如何得到百計義工支援,共取得一成半以上選票。
 
就交叉比對可見,是次投票人士當中,梁囊括大多數十八至三十歲選民支持,一面倒的趨勢遠比民主派得票比民建聯多一萬重要。從兩陣對決到多元路線到三分天下的情勢,果然來臨;「民主派—本土派」之間,只有策略性合作之可能,彼此落差並不小於「民主派—建制派」之間,而歷史淵源卻要淺薄得多。
 
眼前懸念,就是9月大選,本土派能否在保守派大本營——港島,攻下一城;若然,全港本土派議席將坐四望五,足與民主黨、公民黨、工黨—泛民三黨比肩。本土派與激進派在全港總得票,不會止於梁天琦眼前自新東取得的一成半,大有可能超逾兩成;因此,另一關鍵就只是兩派得票如何劃分,如何把選票有效化作議席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一,並非虛言。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