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倫敦淪陷》 不求驚喜 「收貨」就夠

2016年03月03日
   

 

2013年有齣電影叫《白宮淪陷》,近日上映「淪陷第二回」《倫敦淪陷》,有沒有看過首集都不太打緊,單看海報就知道,齣片賣點在哪裡(美感較遜,勝在夠坦白,畫公仔畫出腸),總之就是動作、爆炸、槍戰及逃走,在99分鐘內loop 播。


睇完精神咗?!
購票入場人士,如果有心理準備接受一輪槍火洗禮,稍微刺激一下被工作弄至麻木的身體官能,在芸芸3月上映電影中,《淪》可算是計算精準的選擇。基本上,全片沒有睇錶hea位,但有趣的是,它不會令你全程超緊張,導致身體不停分泌腎上腺素,隔著銀幕跟主角同生共死,步出戲院門口時,好像被人打了一身,倦意劇增。說玄妙點,筆者看後覺得,《淪》有些少提神作用。
 

醒神,因為跟足觀眾期望
今時今日,觀眾早已不再飾演被動的訊息、娛樂接收者,任由導演、編劇的商業手法肆意魚肉(誇一點說),在網絡二次創作的氛圍下,孕育了一種觀眾(audience)跟故事創作者(narrator)的對等關係,觀眾未入場已知《淪》的基本劇情,加上觀看商業片的「戲齡」,大家都對線數有基本掌握。明知繁華的倫敦會變成一個打巷戰場景,明知恐怖分子會首先打殘建制裡的一群,明知美國總統Benjamin Asher(Aaron Eckhart飾)身邊護衛會相繼死去,明知會剩番他和真正主角白宮特勤隊員Mike Banning(Gerard Butler飾)solo,明知會聽到一些大美國主義的對白……因為故事按著觀眾期望去發展,特效畫面也符合腦裡想像,沒有驚喜,或許觀眾根本不需要驚喜(驚喜才會叫人疲累),「收貨」就可以了,就像做了一次明知沒療效,但求舒服的官能massage。
 

「恐怖分子」的社會功能
除了獲得一種對劇情運籌帷幄的快感外,入場看《倫》片,盡情破壞也是另一吸引之處,筆者入場,因為鍾情倫敦這個城市,按常理當然不想它受到破壞,但心裡知道這是電影特效,不禁想一窺重要景點倒下來的情景,二來,破壞可以是對現行建制的一種虛擬發洩,如果恐怖分子是怪獸,那誰創造了這頭怪獸呢?恐怖分子在電影世界,不只為劇情推進服務,也成了觀眾現實生活的投射,替我們做了心裡想幹的一些「大事」,當無奈活在建制裡,當權者已腐朽到不能自我復原,推倒重來,把它炸個稀巴爛,是大家逐漸相信的唯一解決方法。《淪》的社會功能可以是摧化,不過筆者認為是舒緩,因此,不久後應該會有巴黎、紐約甚至北京的淪陷系列,拭目以待吧。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