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消費不振通縮危機在前 財爺助中產方重上正道

2016年02月26日
   

 

財政司長曾俊華日前發表其任內第九份財政預算,在香港、中國,以及周邊國家面臨經濟下行的陰霾下,特區政府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七年度的預算案,在公布當天,得到主流媒體和立法會大多算黨派的讚賞。無論是在政府恆常收入還是開支方面,固然並非記者和議員們的興趣所在;即便在往年更易引起熱議的派糖部分——短期紓困措施,也並未激起太大的關注與討論。
相反,無論在媒體界,還是政圈裡,更多人關心的是曾司長本人有否更上層樓之志,對特首大位的準備如何。甚至有激進派的議員表示,雖然未能保證未來不會針對該份預算案在立法會拉布,卻認同當中「本土情懷」;並視該份文件為司長本人投入競選的宣言云云。一時間,有人對二零一七年特首寶座誰屬倍感好奇,有人對現任特首、政務司長、財政司長三人的關係見縫插針,當然,有更多人憑藉褒揚財政預算,而或明或暗地譏諷同一年度的施政報告。
筆者卻以為,梁振英、曾俊華經數年磨合,由實踐證明是一對不錯的組合,一方面,維持了香港公務員體系的嚴謹、仔細、專業和穩建,另一方面,也試圖在中國及鄰近經濟的進一步整合當中,尋求香港、香港人的新定位、新出路。單論私人關係,筆者倒不認為梁、曾二人的親近與否,和港人福祉、政經形勢,有多大關係。
從成長經歷到共事過程看來,曾俊華無疑對前任特首曾蔭權要熟悉得多;然而,單論財稅、經濟政策的適切度、前瞻性,則「梁—曾」組合的效果,實大有長進。隨著過去十年香港經濟回暖,但免稅額的減免極其有限,在曾蔭權時代,港府並無正視過度徵稅的問題。由於香港稅制仍未脫離殖民地經濟框架,利得稅、薪俸稅過輕,卻透過巨額賣地、印花收入,讓擁有小型住宅的一般中產家庭,負擔著龐大社會開支。
就此而言,在過去近十年,當庫房水浸,越是跟隨「民意」,民粹式派糖,其實在慷壓力沉重的中產之慨,進一步扭曲了香港稅制極端不公的問題。表面上的紓解民困,其實不只迴避問題,更是轉移了公眾視線,並未履行政府之權責。在本年度,政府以較合理幅度提升個人、家庭、父母同住免稅額,只是微量修正嚴重扭曲社會資源分配的不合理稅制。
長遠而言,如何調整利得稅、薪俸稅的最高課稅率,將稅階細化,並進一步抬高免稅費,才是應對未來三到五年間,環球經濟不振,本地消費疲弱,面臨通縮風險的必然之道。無論「梁—曾」組合能否維持,本年度財政預算起碼展現了遠比從前健康的理財思維,至於長遠規劃和大刀闊斧的財稅改革,就一代人做一代事;不必讓曾司長勉為其難了。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