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國際資金外流匯率波動 可支配收入低積重難返

2016年02月19日
   

 

中國樓市撐不住大既是十五六個月之前的事情。自2014年第四季開始,大型開發商就在觀望,到2015年部署撤資,像長江、新世界已經完成,嘉里有某些原因,仍在運作中。中國直接投資外流嚴重直接導致人民幣不穩,人行調整中間價是果不是因。 
中國外匯儲備已趨近2008/2009金融海嘯後水平。商業奇才、大企業家,永遠是市場經濟的瑰寶,再高級的官員說話都權充參考,因為有的人,從十幾二十歲起,就憑判斷力賭自己的一切,而且毫無退路。所以在經濟轉折期,仍然迷信官方說法的普羅大眾,幾乎形同傻瓜。
對普羅大眾來說,有否足夠投資渠道以平衡風險,是重要卻不是最重要的。獨立思考和資訊流通,才決定一個人的經濟命運。「大國崛起」、「中國模式」朗朗上口,並非可笑而是可悲的。持此論調者,不要說西方,連鄰近亞太先進經濟體,尤其是日本、香港、新加坡、韓國,乃至臺灣戰後發展軌跡,最基本的狀態都未能掌握。才會相信甚至接政府之力吹捧所謂「經濟奇蹟」。
從1960年代開始,每隔十年就出現亞洲「經濟奇蹟」,都維持三四十年高增長,但隨後拾級而下成為常態。60年代起飛的日本、70年代的香港、80年代的新加坡、90年代的臺灣,莫非如此。這些所謂「亞洲經濟」奇蹟,都與戰後歐美產業轉移和貨幣量寬相關。
直白地說,跟今天中國一樣,海外資金投入,一度撐起了大小東亞經濟體的規模,但資金流向和發展模式,始終由西方主導。當歐美因為產能革命,而不再赴與東亞此一角色時,外資自然流出,也自然決定中國的經濟命運。
 
其實不用很多大道理去捅破薄如紙紗的「大國崛起」論,中國GDP增長遠高於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升,就直接反應了中國作為經濟代母的事實與本質。人是你的、地是你的,連空氣都是你的,但該是我的錢,永遠是我的,留或走,並不是北京決定的。
在此基礎之上,比較中國與香港 / 日本 GDP,若非自欺欺人、刻意誤導,就是外行到可笑。日本、香港是世界最大的對外投資國,其國民控制的海外資產超過GDP一倍。(英國比例更高,但英國有作為全球帝國的歷史背景)。小學生都明白的是,GDP量的是這片土地上,究竟生產了多少;而人均可支配收入量的是,這群人能分得到多少。
在全球化當中,除了北韓、巴西,這兩個數據不可能沒差距。前者越大,說明自己替別人賺錢;後者越大,說明有條件使喚別人賺錢。只是資本主義裡僱主、僱員身份,劃成不同經濟體的分類。中國在強調自己GDP有多大,卻有意無意忽視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極低,等於60年代香港窮人把海量原料抱回家裡,全家老幼總動員穿成塑膠花後,拿回廠裡換丁點零錢。 
遺憾的是,跟上述東亞經濟體不同,中國政府並無任何提高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動機與舉措,甚至反其道而行,以逐年稅賦暴增為政績。反科學、背人性的思維,必然有違時代前進的軌跡。從蘇聯施行剪刀差到今天中國都在犯同樣錯誤,錯誤的根源在其對人的價值觀。人不是生產機器,人的回報和生活品質的提升,而不是產出規模,才決定一個民族和國家命運。醒醒吧,「大國崛起」。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8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