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新一年莫被市場沖失《焦點》

2016年02月18日
   

 

 《焦點追擊》(Spotlight)本屆拿了不少奧斯卡提名,吸引筆者之處是,它不像其他獲提名電影般,以一、兩位大星如里安納度或珍妮花羅倫絲去閃住個場,乃是靠主題和群戲作賣點。該片改編自《波士頓環球報》02年獲普立茲獎的新聞人故事,報內的「焦點新聞組」揭示當地接近90位神父性侵小孩,而天主教教區主教更知情不報,公然包庇涉案神父,把犯事神父調往別區了事,事件引發雪球效應,陸續揭露波士頓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


為調查報道抱不平
調查式的新聞報道向來成本甚高(記者動輒要跟上半年或1年),當新聞近十多年愈趨娛樂化,以消費品呈現市場時,調查式報道跟「快速」的大勢背道而馳,已接近瀕臨絕種階段,去年卻有公司願意以此為題,把十多年前的案例投資拍成電影,乃是對行業當下處境雪中送炭,引發大家思考這種報道有著不可替代的價值;有賴網絡,現今新聞可以非常貼近「即時」,消息來源亦愈多從社交網絡kick off,記者部分採訪工作已被網民取替,當記者只出席記招、商品發布會,慣性跟著人家思維走時,角色便變得被動,記者好玩之處在於自己發掘新料,爆權貴醜聞,為弱勢抱不平!
友人談及戲內的newsroom非常真實,因此稍有資歷的行家,入場會十分醒神,多少會勾起處理港聞大事的回憶,而《焦》不只要引起共鳴,還重新提及新聞從業員該如何知所進退,知道手頭料直登出來可以很爆、大賣,但同時,坐房的會否考慮,事件曝光後受害人或家屬的感受,願意退一步海闊天空呢?當行家「聞」到性侵事件風聲文件已被解封,該鬥快還是鬥好?屬戲內另一討論位,焦點新聞組「老大」華特羅比羅賓遜(米高基頓飾)的決定,為新聞行業作了溫馨提示,調查式報道其實更能體現記者的獨特身份,因議題有深入、詳盡的報道,可超越那種人有我有的交差心態。在今日高度制度化、一層壓一層的文明城市裡,制度的keeper擁有權力,單單在表層報道,權力一方的回應不是找所謂專業顧問,就是成立甚麼獨立委員會,拖你一年半載鬥長命,最後不了了之、無功而還。要展示被封印的第四權,就要有guts挑戰現行制度和權貴,花時間切入制度深層,方能若干程度地製造Impact改變現狀,要讓社會變得更好,調查式報道實在不可或缺。
 

記者要受點苦頭
片中記者費莎莎(麗素麥雅當斯飾)跟性侵受害者建立的是種互信的關係,而非套了對方說心底話後便一走了之,而真實的費莎莎,直到今天仍跟受害者保持聯絡。新聞行業明顯不是賺大錢的工作,記者的神聖就是,明知社會很黑暗還勇敢揭露,《焦》片不只是福爾摩斯式解構醜聞,還讓觀眾內窺記者心態,逐步發現社會站在道德高地的群體,竟可墮落至此,沖崩了焦點新聞組記者群多年來行之有效的價錢觀,發覺世界真象跟自己認知的相差很遠,這是記者神聖工作裡「包埋」的一種磨難(這部分電影可有更深入發展),可以選擇抽離逃避,但沒有揭露就沒有推倒,沒法推倒就沒法重新建立。
面對高牆愈來愈高,不止新聞從業員需熱血振奮,市民大眾也要在這世情下被「辣㷫」一下!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