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普教中學簡體恐事倍功半 圖騰化港式粵語亦違史實

2016年02月12日
   

 

送羊迎猴之際,普教中、學簡體又引起爭議。筆者認為「普教中」事倍而功半,亦不認為有必要學簡體字;然而,把港式粵語圖騰化,在有違史實之餘,亦對保育、傳承、發展香港文化無益。粵語有眾多版本,但從民間到學界都鮮少以香港版本為正宗,其原因,在於港式粵語外來語甚多;亦無進一步擴大作為嶺南方言的內涵;簡單來講,具有歷史、文化、文學價值的元素,如俚語、歇後語、典故,港式粵語不只難以突破廣州話範圍,甚至明顯萎縮。
從傳承來講,由南海十三郎到黃霑叔、王亭之,甚至李我,精於粵語及廣東掌故者,悉數與廣州淵源極深。而香港只是將上述廣州文化人的知識、經歷、才情,現代化、商業化。近二十年前,香港個別學者、院校推廣的所謂「正音」運動幾近鬧劇;竟然由港人根據宋代音韻書,教當代廣州人講廣州話。據王亭之先生指正,「正音」運動令「任」先生成淫先生,「蘇」小姐成衰小姐。
將意識形態取代常識、常理,必然引為笑柄。難道活的廣州人所講廣州話竟然不正宗,而要港人據死書匡正之?事實上,對香港而言,客家話、東莞話才是真正生根的本土語言;蜑家、河洛話都星火相傳,在離島——長洲一帶亦有不少人用。客家話、東莞話在港使用時間,不只長達四百至千年,而且發展出有香港特點的發音同詞彙系統。
廣州話通行香港,只是一九六零年代以後的事,直到七零年代中,才超越國語具凌駕地位,至今不過三分一世紀。原籍廣州一帶的港人,原來從來不及人口之半。人口百萬上下的族群有閩南、潮州,逾五十萬有江浙滬、客家,山東、京津亦不在少數;另外,美、英、法、澳紐、日、韓、菲(不包括外傭)、馬、泰、新、南二諸國人士,在港各在兩萬人或以上。
復又,嚴格而言,孫中山、葉問講的是「珠三角西岸」(南番順——中山——五邑)方言,比起「東岸」——客家、東莞話,距「北岸」——廣州音較近,但始終並非一回事;當地不只受閩南語、福州話影響,甚至帶有波斯語、阿拉伯語痕跡。雖難有細緻到縣級的統計,然而筆者深信,原籍澳門、中山、五邑及鄰近地區的港人,不可能比原籍廣州者少。
就文化領域而言,香港東面是東江客家民系,隔虎門以北是東莞語區,西面澳門再上就進入中山、五邑、南番順,悉數不同於廣州話。這些方言和香港文化淵源深得多,亦不難解釋為何英人殖民以來,香港華人直至近世才以「港式粵語」為「通用語」。香港上述幾十個族群確實透過作為「通用語」溝通,但粵語作為方言,根在穗不在港;將港式粵語圖騰化,是近乎臆想的自戀。太過意識形態化,分語言、文化、歷史的源與流,自然鬧出「韓國人捍衛孔仲尼」的笑話。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