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人,為何要著Fur?
—非政治生物學解讀

2016年01月29日
   

 

近日,有議員著皮草,引起社會熱議。筆者感興趣的,倒不是皮草是否國貨,或者是否雷同吃牛肉等政治正確不正確問題。而是回首我們物種長達數百萬年的進化史,人類既為動物,為何仍要著Fur?
那怕是和我們基因百分之九十九近似的類人猿—黑猩猩、侏儒黑猩猩、大猩猩、山地大猩猩和紅毛猩猩,大多數生活在赤道南北,仍然被厚厚的皮毛覆蓋全體。不只在所有動物當中,即使在高等靈長類近親當中,人類也是極少數furless的物種。
換言之,furless和高度發達的大腦、靈巧而善於製作、使用工具的雙手,以及直立雙足行走,定義著人類,也劃下人與獸在進化道路上的鴻溝。有意思的是,furless不等於hairless,人類不只保留了汗毛,而且特別發達的汗腺,不只導致保溫、閉體厚毛的消失,也推動人類走向世界每一角落。
過去百餘年來,考古及解剖學家在南非、東非發現多種古猿、古人化石證明,在大腦高度發達之前,人類就從樹梢轉移到草原生活。生理機能和行走方式的遽變,先於智力大爆發。當古猿或早期直立人「腳踏實地」之後,腳掌變平、臏骨變長,大腿佔身體比重、比例也明顯上升。
 
背脊從平行於地面變成垂直,並直接由髗骨之下伸出。上述改變都為著適應由爬樹到曠野上奔跑的新生活。從人類、獅子感染同類寄生蟲可見,我們的祖先開始吃更多的肉,從基本草食性變成雜食動物。牙齒變小、變尖利、變得多功能,而非以磨鈃為主。
無論是爭奪獵物還是躲避獵殺,和大型貓科動物——如獅子、豹並存數百萬年的人類,雙手製作利器的功能,和長途奔襲能力同樣必要。人類漸發展出更厚的脂肪取代皮毛的保暖功能。為的是讓汗腺更方便持續散熱,而脂肪又具有儲水、儲能作用。不管是變輕變薄的毛髮,或者變厚變多的脂肪,都更適合草原上以「馬拉松」搵食的生存模式。
因此,人類主要減少的是毛髮的粗細和長度,與汗腺配合作用的毛孔並未明顯減少。人類的體型和黑猩猩相近,成年雄性體重一般不超過一百公斤,但黑猩猩的臂力幾近人類兩倍,原因是該物種仍留以厚毛保溫的特徵,而皮毛又遠比脂肪輕,在同等體型下,黑猩猩的肌肉就遠比人類發達。 
此後,人類就具有走出東非草原的能力,從赤度進入熱帶,再到亞熱帶、溫帶,甚或寒帶。人類越到北方居住,脂肪自然越厚以抵禦嚴寒;然而,受心肺功能和血管構造所限,人類不可能大型化成北極熊,或縮小成北極狐、貂鼠的體型。脂肪層佔身體有一定比例,其禦寒功能也有頂點,便有人捕獵上述動物,甚或海豹、鱘魚製作皮衣。
香港成了北極?還是人心冷如鐵,問天。

回首頁      列印

 

/1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