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東瀛八公 - 蔡俊傑
這個冬天

2016年01月27日
   

 

早前還以為,香港是否再沒有冬季,事關去年12月還是暖笠笠,豈料近日突然來個「明日之後」式的寒冬,市區氣溫由十幾度跌至只得3度,部分新界地區更錄得零下幾度,誰還膽敢說香港的冬天不太冷?
朋友問我:「希望香港落雪嗎?」我認為倒不是想與不想的問題,而是萬一落雪,肯定絕非好事,代表全球暖化問題已愈來愈嚴重,以致氣溫反常。另外,先進如美、日等地,理應早已習慣應付風雪,可是在這幾天裡,當地交通卻混亂到不得了,市民生活受到極大影響,假如發生在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人肯定招架不住,單是醫療運作,定必全面失控。
我經歷過兩次極嚴寒的日子,一次是在1996年的日本,而另一次則是2014年的南韓,兩次同樣在1月發生。

 
在日本留學時期,由於生活費昂貴,於是我跟4位同學夾錢租住一間平房,5個人「屈」在一個200方呎的地方,裝潢極簡陋,而且因為用木材興建,連擋風雪都有困難。1996年1月的關東地區,只得零下5度,棉被不夠厚,外面的風雪不斷滲入屋內,又不敢長時間開著暖爐(電費太昂貴),冷得我根本無法入睡。唯有多穿幾件內衣,再加多幾件外套,才勉強夠暖。翌日還要早起上課,那份極寒滋味,絕非筆墨所能形容。
至於南韓的一次,則是「攞嚟衰」。「去旅行玩到盡」非我本性,我去旅行,通常會選乘下午機,事關我不想晨早起床趕搭飛機。但那次,見朋友興致勃勃,於是遷就一次,跟他乘搭凌晨機前往首爾,豈料甫抵達仁川機場才知出事,當地寒冷得令人牙關顫抖,轉乘巴士往明洞途中,雪下個不停。到達酒店後,check-in時間未到,不能入房沖熱水涼休息一下,街上食店又未開門,處於又冷又餓又疲憊的狀態,極度難受。當時心想:下次咪預我!
日本最近接二連三發生旅遊巴士意外,死傷無數,當中有部分是人為(司機)或機件故障所造成,畢竟大風雪令路面能見度大減,就算司機打醒十二分精神,都難免會發生車禍。
幾場大風雪,令美、日束手無策,無力抵抗,可見大自然的威力,並非所謂大國能應付。周三刊登

蔡俊傑
多年前以讀書為名,了解偶像松田聖子為實,隻身到日本留學,回港後依然沉迷當地人和事,立志成為出色的日本八公。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