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蔡英文縱克制溫和 難確保兩岸無碰撞

2016年01月22日
   

 

臺灣總統、立法委員合併大選剛剛過去,不少評論認為寶島將來進入新的階段,同時迎來挑戰與機遇。然而,長期觀察臺灣政情,尤其是大小選舉的朋友恐怕更傾向相信,在激情與喧囂過後,眼前政治人物能夠打開的新局面,仍舊有限。而當地政治經濟發展的結構性局限,仍很大可能持續下去。以下是筆者對臺灣民主化二十年的簡單分析與歸納。作為社運和學運,臺灣民主化與韓國、菲律賓等西方在亞太盟友相若,都在一九八零、九零年代之交,達至白熱化。在蔣經國的最後歲月,臺灣先後爆發了「黨外社動」,並醞釀其後的「野白合學運」。在當時,兩岸黨、政、軍大權,仍然主要由第二、第三代職業革命家掌握,威權性質極重。然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風,已經透過日見寬鬆的出版、出入境條例,而西風東漸。
以此為背景,剛好二十年前,臺灣第一屆民選總統在一九九六年舉行。一方面,有深受日本文化影響的李登輝、本土大族的連戰,親受蔣經國「催臺青」策略提拔的林洋港,出身國系的郝柏村,也有前副總統陳誠之子陳履安。雖然,當時已見綠營的民進黨派員出選,但真正具備競爭能力和民眾期許的三組人馬,其實都出自國民黨威權政體。
這個從威權到普選的過渡期推進得很快,到了二千年前後,無論是臺北、高雄等核心城市的市長、議員選舉,還是層級更高的省主席、總統大選,藍、綠兩黨不只叮噹馬頭,也進一步分裂出更多中、小型政黨;臺灣的政治光譜變得更闊,民眾的選擇更多,也迫使各規模的政黨,必須提出更強的參政訴求和具體政綱,為取得行政、立法、監督權力之後作打算。
有論者認為,無論從歷史、現實還是未來著眼,民進黨與臺獨之間,不能畫上等號,筆者不以為然。首先,民進黨由黨外時代起始,固然由反對蔣氏威權起家,集合了各路人馬;然而,就在正式成立後未久,民進黨內外省籍,甚或本省客家籍人物,或透過選舉、或基於個人考慮,漸步淡出黨務、政務。
民進黨從黨工到參政人員,其組成都不反映臺島四大族群—外省、閩南、客家、原住民的比例。就此而言,無論有否太陽花學運,以及柯文哲醫生、「時代力量」崛起,民進黨本土意識之強,實在無從動搖。相反,本土意識更成為鞏固該黨向心力的最重要憑藉。作為政法學者,並非出身深綠的蔡英文,意識形態色彩不強。但其實由當年「青年律師團」分化出來的「正義連線」陳水扁、「福利國」謝長廷,也並不屬於黨內最左的「臺獨基本教義派」,卻不易保證上臺後避免兩岸碰撞。華府會否重新成為「北京—臺北」溝通的最短距離?我們且須持續觀察。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