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唔想做輸家,睇《沽》有啟示

2016年01月19日
   

 

 《沽注一擲》(下稱《沽》)上映時間可謂幾「應棍」,2016年一到,中港股票被熔斷機制先行衝擊,強國知衰後收回皇令,但也停不了大跌風潮,跌穿守了幾年的二萬點關口,低處未算低,窩輪即時死亡者眾,股民風聲鶴唳,消息容易被人放大,沖昏頭腦作出種種不理性行為。《沽》說的是08年美國樓市爆煲,大量用不良按揭包裝的金融產品,瞬間成為廢物,事情相隔多年,但歷史在某程度上是不斷重複的,如今再溫故知新,說不定可以拿到散紙走出迷宮。

點解Brad Pitt又演又製作?
《沽》的創作理念乃受2010年Michael Lewis同名實體書啟發,Brad Pitt的Plan B Entertainment有份參與製作,而Brad亦跟《我的少女時代》的劉華般,客串飾演退休大行交易員Ben Rickert,用自己名氣增加電影叫座力,然而,Brad較劉華多了幾場戲,在戲中的最大貢獻是幫助兩位年輕基金創辦人Charlie和Jamie(幾年內把11萬美金滾至3,000萬美金),上到大枱玩對賭(當時要上摩根大通,入場費要15億美元,所以Charlie便想起Ben),賭美國樓市會爆煲,要在金融海嘯之前來個Big Short,趁機撈番一大筆。
 
贏家爆金融圈大鑊
除了他們,《沽》還有幾位角色同樣嗅到爆煲危機,最快洞察到的是對沖基金經理Michael Burry(Christian Bale飾),他詳細查察不同銀行銷售(由按揭合成)的金融產品,發覺內裡很多樓按都屬不良貸款,斷供機會甚高,於是他走遍大銀行,商討為他度身訂造CDS(Credit Default Swap),簡單而言就係銀行做莊,樓市堅挺的話,Michael就要付出溢價,但當樓市崩盤,由於高槓桿效應,大行就要賠出巨款。Michael連串「淡友」舉動,旋即成了華爾街Gossip話題,傳至銀行trader Jared(Ryan Gosling飾)耳中,他深諳執輸行頭的道理,便找來另一對沖基金經理Mark Baum(Steve Carell飾)合作掘金,而Mark的角色就是躁版Sherlock Holmes。當Michael指出問題,Mark就負責接力,行地線做田野考察,讓觀眾進入8年前美國的平凡百姓家,看看不良次按究竟是如何逐層搭建起來,以及銀行、投行和評級機構如何用技術繞過法律進行「投資大迷惑」,把那些將垃圾次按包裝成CDOs(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最終爆煲,政府和納稅人出手執爛攤子,用印鈔方法來解決問題,無人受到該有懲罰。
 
獲奧斯卡4項提名好合理
凡是揭人瘡疤總是夠juicy,因為這樣才能吸引眼球,但當發覺自己當年有份當老襯時就會避得就避,未必想睇。《沽》聰明在找來金融海嘯幾位贏家當主角,世界很現實,講幾多儆世道理也不及贏家講半句明言吸引,透過他們的發跡故事,同時間接指出金融體系的弊病,為普羅大眾上了投資一課,而筆者認為,該片最成功之處是,觀眾睇完唔會覺得自己笨,而係覺得學精咗,電影拿了奧斯卡4項提名,不是浪得虛名,誠如筆者友人所言,《沽》洗脫了以往講投資、金融的悶氣形象,說故事的方式以Ryan Gosling飾演的Jared作寸咀旁白,加上鏡頭剪接有心思和利落,對那些基金經理、銀行佬有點到即止的人性刻劃,閱畢也不覺過了130分鐘,而且內容豐富到需要時間消化。過了多年,美國已開始加息周期,金融行業還是世界搵大錢命脈,海嘯教訓過後,依然風高浪急,危機四伏,財務投資應該要成為必修科,散戶們,凡事行多步,睇路!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