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普教中良效非必然

2016年01月18日
   

 

金庸、蔡瀾、倪匡、黃霑,一律不以國語(普通話)研習中文;但,這個並非重點。重點是,他們都以母語學語文,又有否影響他們「書面語」寫作能力?有否阻礙他們和全球華人溝通?筆者相信一定有,假如沒有,中文緣何如此了得?如何洛陽紙貴半世紀?言為心聲,黃霑叔填的詞,難道只能感染廣東人?無論你母語是海寧話、寧波話、或潮州話;恭喜你,亦請你戮力傳承下去,因為都是十分優秀、優雅、優質的語言。在香港這個小地方,我哋得以廣府話、英文為通用語,實吾生之大幸,信、達、雅兼而有之,難道不是麼?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要改,是某些人的腦袋。有些人,究竟憑藉自身多高的語言天份?多闊的文化視野?以及多深的政策研究?去為教學語言、語文教育出謀劃策?是出口成章,還是信口雌黃?教育,同國際關係、城市研究一樣,都是專業;以九七為界,香港最大的分際就是整個社會民粹化,唯一剩下的「思潮」,就是「反智思潮」,而反智,導致專業旁落。高官如是、媒體如是,社運更如是。人人都指點江山,人人都是先知、智者。但生吞活剝者眾,不求甚解、誇誇其談者更多如恆河沙數,沒有甚麼人願意用知識裝備自己。王冬勝、梁錦松,不用說一定睿智、一定事業大成,但亦一定有其局限。說人民幣將取代港元,或提倡普教中,一樣是欠缺歷史視野的判斷。如果不是無力辨識優劣,就是望風披靡、跪迎今上的心態。
 
假如,歷史有必然,人類的故事,是線性向前,袁本初一早結果了曹孟德,而孫、劉又如何抗曹而定鼎天下?就算信仰「唯物史觀」,也要正視意志、決心、信念,往往支撐住人類弱小勝剛強。若非如此,基督徒和猶太人現在仍舊俯伏在羅馬帝國之下。而新教徒如英語民族,又如何獨領風騷三百年?個個民族都「不得妄議大政」,世界就不是今天的世界。
人,不是野獸;人類,亦不可能倒退回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優勝劣敗」與「小而強大」實是二而為一。這個信念,筆者有,香港人亦應當有。守護並發揚香港文化優勢,是權利,亦是責任;對自己,對後人。接受普教中的學童恐怕越來越多,包括筆者在內,不少家長其實苦苦掙扎、取捨不易。然而,這群接受普教中的孩子,其中文又會不會有廣州出生、喇沙受教的番書仔James Wong萬分一的好呢?就正如中國有成千上萬的武術冠軍,為何又不見孕育了堪與Bruce Lee比肩的一代宗師?須知道,這小龍可是美國出生、西雅圖讀大學、有四分一德國血統,兼娶了當地白人的喇沙仔?
香港及香港人之偉大,不只在於我們深受西化;而是在此基礎上,有哪樣中國優秀文化,我們未能展現世人眼前?而這一系列現代中華,乃至東亞優秀文化表現,又與普通話何干?單是這雙武稱第一、文無第二的喇沙仔,哪位不是用英文為主、粵語為輔受教育,卒而獨領風騷、名揚四海?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