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去殖民視野下的施政理念本土化

2016年01月08日
   

 

筆者向來對於所謂「英國人留炸彈論」失笑,相關說法其實反映了原來得到良好管治的前殖民地,絕大多數都難以在英人既有軌跡上,推動國家或地區的發展;像李光耀及其團隊那般,在既有基礎之上,建立一套新的意識形態、管治理念,以及各式內政、外交原創政策,更屬難能可貴。
然而,無可否認的是,無論是其他原英國殖民地的去殖經驗,還是特立獨行的一國兩制香港實踐,都必須面對舊有政經體系的調整及重新適應母國文化、本土化的挑戰。本周的幾宗頭條新聞,從城鄉開發、重建,到麥齊光、曾景文案,乃至標準工時、退保機制、強積金對沖的討論,都是上述歷史問題的反映,去殖民過程必須穿越的關隘。
處理得到,便能透過民眾表達多元意見、維護自身利益,到達成共識、謀求社會合力向前的新方向。處理失當或不公,則會進一步惡化香港各族群、階層及政經團體的分化與惡鬥;在此過程中,特區政府當然責無旁貸,應展現主事者的識見與擔當。而社會各界,亦必須以建立互信、謀求解決問題的可行之道為共同目標,而非陷入無止境的「口水戰」之中。
以新界丁權、丁屋、丁地為切入點,筆者無意評論持續當中的司法案件;然而,問題的核心,很明顯是自1960年代始,與大規模發展新界衛星城市相關的「小型屋宇政策」,已然無以為繼。村民行使丁權的行政、法律及交易成本太高,才退而求其次與微型發展商合作「套丁」。
當年殖民地政府據有港、九百逾年,「租借」新界亦近一世紀後,才對新界、離島農地建屋有新的規範與限制;顯然是城市擴張到鄉郊一籃子策略之一環。脫離當時的政策背景、經濟環境和社會制約,抽離且孤立地檢視「小型屋宇」政策,當然找不到出路。
麥齊光、曾景文案亦如是,在殖民體制下,政府骨幹由英國、蘇格蘭人士擔任;中英聯合聲明發表以後,自1980年代中始,英方依約及自身長遠利益安排高級公務員「華化」。但優渥的福利制度,仍舊以維護外派英裔—即原屬CO(殖民地部)的海外政務官利益為先。才出現香港政府補貼各級公務員租屋,卻不鼓勵在本土生根、置業的扭曲政策。
是政策的不合理、不公平、不落地,導致以此安身立命的華裔公務員,以對租方式套現。所幸相比起歐陸法系、中華法系,英美普通法系較能避免產生「法匠」,馬道立等終審法官終還當事人清白。欠缺歷史縱深和宏觀視野,不只局限一時一地之發展,更可能造成民眾的精神和經濟損失。
所謂「本土化」應該是對英人留下的管治理念與價值體系的去蕪存菁;揚棄糟粕,才能使之歷久彌新。香港的「勞—資」關係、賦稅體系和社福制度,更須如是處理,我們且於後文再續。 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