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問鼎金球影帝 Leonardo今次有《仇》報

2016年01月07日
   

 

 《復仇勇者》簡單嚟講就係俾位Leonardo DiCaprio去登上影帝寶座,導演Alejandro G. Iñárritu去年就已經施展法力,成功將1989年的蝙蝠俠Michael Keaton變成飛鳥俠,在各大頒獎台上振雄風。《復》的故事背景跟《飛鳥俠》完全不同,當時美國呢片土地,係土著、美國和其他國家爭奪之地,但相似處是由一位Leading Actor貫穿晒成個古仔,而兩位男主角都要排除萬難,爭取勝利,《飛鳥俠》的舞台在紐約百老匯,《復》就是在白茫茫的美國土地,那裡有大雪山、森林、河流和瀑布,自然荒野盡收眼底,而撐住《飛鳥俠》和《復仇勇者》不斷向前的東西,其實都是顯而易見,就是為一口氣!


靠肢體大報復
Leonardo今次要挑戰的,跟舒淇在《刺客聶隱娘》裡相近,就是要小說話多做事,他的角色Hugh Glass有著神秘的過去,帶著跟土著所生的兒子,跟大隊靠打獵賣皮毛維生,屬於最帥的低調實力型。電影開場及中段都具震撼力,土著與美國獵人對決,且戰且走,令觀眾認識導演處理大型動作場面,原來也有一手。Hugh Glass逃亡期間與灰熊來了一場肉搏,受了重傷,破了喉嚨,養病期間被Tom Hardy飾演的反派John Fitzgerald遺棄,說不出話來,又眼白白等死,因著這個故事設定(故事部分根據2002年的小說版改編),他可以奉旨用肢體演戲,復仇情緒如何支撐著一個人在極惡劣環境下,拖著極殘破身軀逃避追殺,上演了一場激烈版的《Cast Away》。
 

復仇可以帶人走到幾遠路
此情此景,戲軌便自然地進入另一個階段。放棄生命對當時的Hugh Glass而言,不是懦弱,而是一種解脫,反而,要生存下去才要承受更大痛苦。導演用美麗的自然景物,為他打設計出路上一個又一個的挑戰,他要不斷解難,最終才能逐步貼近仇敵,實現復仇大計。要手刃對方,不能光靠一腔怒火,還要客觀條件配合,或許要衝破很多障礙後,才能拿著刀劍面對仇家。該片故事其實不算複雜,觀眾就是很直接感受著Leonardo,他在說服我們,復仇可以帶人走到幾遠。
 

Tom Hardy演反派亮麗
該片另一注目點就是Tom Hardy飾演的John Fitzgerald,看著他的賤格演出,pop up起黃秋生未做《無間道》系列黃Sir及cctvb視帝前,那段齋做衰人的日子(如《辣手神探》裡的Johnny哥),就是予人一種超想殺之而後快的感覺,沒有Tom Hardy的大話精、陰濕和滿口歪理的演出,便製造不了他與Hugh Glass之間的仇恨張力,如友人所言,有Tom Hardy才能突出Leonardo較靜態和內斂(有點梁朝偉feel)的演出,簡言之,倘若Leonardo拿了金球獎,上台應該第一個就要致謝Tom,他今次雖做supporting角色,但跟他在《Legend》一人分飾黑幫孖仔的演出,反而可以見到他的多面性。
2016年,相信是Leonardo收成的日子,亦是Tom Hardy發圍良機,祝願讀者今年能夠將去年的不快一次過踢走,大小仇都得報!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