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再談全民退保是否「跨代不公」

2015年12月23日
   

 

經濟發展是一個延續的過程,不同的階段不是孤立割離的。今天這一代人投放的資源及付出的努力,不一定可以即時得到回報。今天的經濟表現及社會得到的回報,也不純粹只是這一代人自己賺取回來的。沒有我們的父母輩,沒有退休長者過去作出過的努力,香港不一定可以得到今天的富足。香港上世紀60年代開展輕工業的發展,然後逐步提升產業結構,到了70年代經濟起飛。在這個過程中,香港能夠與競爭者分庭抗禮,也戰勝了很多主要對手。在這個基礎上,香港才能成就今天的高經濟發展水平。先不去爭辯長者過去是否在主觀上要為香港的今天作出犧牲,事實上他們都是在子女眾多、福利支援薄弱、沒有退休及其他長遠社會保障、薪酬僅足養家餬口的環境中,有份為香港打拼出今天這個未來的。 市民今天參與各種經濟活動而獲得的收入和回報、享受到的高生活水平,都不能說跟退休長者完全沒有關係。
 
如果肯定上一代人的貢獻是造就今天經濟榮景的一個主要因素,那今天香港經濟發達了,上一代人是否也該有應得的一份?社會今天為長者提供各種福利服務,可以說是一種對他們過去的努力及被犧牲掉的保障而作出補償;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制度,讓人人在退休後都能夠得到基本、微薄、但穩定的收入,可視作是一份「延後了的報酬」,也可以視為是每一社會成員都應該有權分享的社會發展紅利。 
 
動輒搬出一些如「讓每一代人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或「全民退休保障就是跨代不公」這一類似是而非的偽命題,把此等謬誤奉為金科玉律,說時還要理直氣壯,實在令人十分氣憤。其實,這一種說法是意圖把上一代人從今天的經濟發展中孤立割裂出來,在享受他們有份播種的成果之時,卻拒絕讓他們分享今天經濟發展的好處,這可能才是最值得重視的「跨代不公」。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