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兩隻烏鴉蛋

2015年12月21日
   

 

《兩個小孩的PIZZA》英文原名叫《Crow’s Egg》,比中文更貼切。因為,找Pizza的過程,雖然是故事線,但兩個貧民窟小孩的生活點滴,才最動人。
吃不飽,孩子自有孩子的方法。最愛爬上樹找烏鴉巢,三顆蛋,不忍心全吃掉,一人一顆,留下一顆給烏鴉。因為愛吃烏鴉蛋而被改花名,弟弟是小烏鴉蛋,哥哥就是大烏鴉蛋。那一幕,發展商要把大樹鋸走,人人拍爛手掌,就只有兄弟倆默默流淚。回到家,久未釋懷,弟弟蜷縮在嫲嫲身邊,心痛地說:「不用一分鐘,大樹就被砍掉了。」
貧民窟的生活,窮到褲穿窿,但充滿窩心有趣的片段。兄弟倆想去新開張的Pizza店吃Pizza,三百盧布一個,而拾煤一天才賺十盧布。嫲嫲一看單張,嗤之以鼻,老娘做給你吃!二話不說開爐煎米餅,然後看圖識字般瞇着眼對牢單張,把切好的燈籠椒、番茄、洋蔥,小心翼翼砌上去,烤得香脆,賣相竟跟Pizza有九成似!
 
人窮自有創意,情急必然智生。孩子天真地、一廂情願地追一個目標,無煤可拾,就去做清潔、鏟街招、幫婦人找老公並拖着爛醉的他返屋企……當然最後離不開熟悉的結局,一追再追終於得償所願,卻發現還是嫲嫲的米餅最好吃!而那辛苦儲來的錢,竟解了燃眉之急,成為了嫲嫲的殮葬費。
電影擺明想講貧富懸殊,但好看在於不刻意。配給卡換來的電視、果汁哥的幫忙、有錢仔吃剩豪出來的pizza、社會對貧民的歧視、偷拍發財的鄰居,合情合理地順着故事發展。奇怪的反而是,一開場就在鋪的那條關於冤獄爸爸的線,後來無疾而終。如果由跟Pizza店勾結的區長出馬放人,最後現身店長餵小孩吃Pizza的一幕,成為了公關騷的棋子,會否更合情理也更諷刺?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