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書非病不能讀

2015年12月14日
   

 

求學時代,讀過這一句:「書,非借不能讀也。」
人愈大,愈覺此言甚是。家中藏書不多,但至少有三分一,買了十年以上,翻都未翻過。十年間,卻未停過向人借書。心急要還,有時幾天就啃掉一本。小時候,央求媽媽買書,她總說,到圖書館借吧。以前以為是為省錢,刻下想來,應該是因為,有了還書死線,她才能肯定我會一鼓作氣將之讀完。
「今日存,明日去,吾不得而見之矣。」有限期的東西,才會著緊。買來的書,橫豎一直都在,急甚麼?就像未追到手的女生,男生總是熱心安排約會。借來的時間,轉迅即逝。娶回來的老婆?愛是愛,但,橫豎一直都在,慢慢啦。
我愛讀書,但常常不能讀書,生活總是被急趕卻不重要的事情填滿。最能讀書的時間,是一個人搭飛機。擺脫了世界的滋擾,倚在窗旁,開了頭頂的私家閱讀燈,不消幾分鐘就進入狀態。一口氣追下去,合上書那刻,飛機剛好著地,人間不知何世。書,非「飛」,不能讀。
讀書,很享受,也很奢侈。除了搭飛機,讀得最多的,就是在病榻。身體很不識趣,總是在工作最多時才發病。有文友說,她最愛感冒時寫歌詞,靈感特好。嘩,真定假?我只知重感冒叫人「溫溫燉燉」,手腳無力,轉數跌watt。工作做不來,唯有翻開塵封的愛書。
何不索性去睡?因為一躺下就咳到甩肺。唯有正襟危坐走入虛擬世界,讓思緒脫離身體飄往另一個時空,不知不覺間,由頭殼頂到腳趾尾都慢慢舒服過來。
書非「病」不能讀。讀書於我,是生病的獎勵。刻下病倒的我,大膽推測,如果有人說,他一個月可以讀30本書,這個人,一定有病。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