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天龍八部段正淳 戲內戲外真人生

2015年12月04日
   

 

近日,筆者對「四哥」─謝賢先生的演藝事業,及其人生起伏十分感興趣;並由此思考香港在過去數十年,以及未來影視娛樂、媒體發展的脈絡為何?各種可能性為何?此一感受和啟發,來自兩次偶然觀看的電視節目。一是本地連續劇重播,二為一中國電視台新近播出的專訪。
 
先說電視劇,是1980年代中改編自金庸武俠小說的《天龍八部》。該部小說是金庸大師較後期作品;筆者以為,該部大堆頭與《笑傲江湖》、《鹿鼎記》一道形成與《書劍恩仇錄》、《射鵰英雄傳》等作品截然不同的晚期風格。明顯區別在於更多現代小說、新文種—如話劇劇本寫作技巧的引入。
 
隨著手法的現代化,人物性格、背景、情節和結局,也帶有更多異域色彩和歐洲文化痕跡。金庸及各位評論家談得較多的是主角蕭峰身上透露希臘天神色彩,凜凜神威直如天降,卻又有難以迴避的宿命悲劇。
 
筆者卻更注意段正淳到處拈花惹草,不只構成了自身基本性格,也形成故事格局、各人矛盾和情節推動的核心。段氏多情對《天龍八部》的重要性,就好比眾神之神宙斯之於整個希臘神話體系。當年選角者確有眼光,劇中謝賢外形甚具說服力;由於體形高大,擔當王者角色亦甚突出。須知道,直到明末清初意大利神父來華任宮中畫師,即便畫風寫實精確,仍刻意按比例放大帝皇身影。
 
更重要的是,劇中的段正淳雖四處留情,卻無面目可憎;相對地,十數年前中國電視劇《人間四月天》中的徐志摩,卻沒有詩人的浪漫氣質,而空似四處獵艷的宅男,讓人好不噁心。一如原著,謝賢演活的鎮南王,帶領大臣、豪傑查案、緝兇;冷靜、睿智、身先士卒之餘,對其兄長又極忠誠。所謂多情,反而增添了一份人氣,而不致過於完美,讓讀者、觀眾更感共鳴。
 
上述氣質,其實糅合了現代,尤其是英國小說中偵探和騎士氣質。身為王子的福爾摩斯,本不必追逐愛情,而段正淳偏放下身份,逐一尋芳。反而讓人相信背後是種真摯。正如有媒體刻意營造「四哥」的花花公子形象,又孰知謝賢原為來自基層的「暖男」?且於後文再續。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