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界刂票無間道

2015年11月30日
   

 

區選落幕。最多人談論的,是估你唔到竟然大熱倒灶的幾個建制派。最好看的,則是無間道的大踢爆。
猶記得兩屆之前的立法會選舉,有匿名人士在賽後公開建制派的地區策略:社區團體、街坊組織、興趣班、旅行團、蛇齋餅粽等等,終極目的只有一個──建立選民之間緊密的聯絡網,方便選舉當日確切掌握形勢,誰家哪戶的阿爺阿嫲阿仔阿女投了票沒有、投了給誰,都瞭如指掌,以便精準地組織催票。
當時,社會譁然。但多年後,你知道,兵不厭詐。大石當然可以砸死蟹。玩遊戲,只要不犯規,不擇手段又如何?近年手段,包括「界刂票」。
「界刂票」的難度,在於揀卒。因為,那個人,打埋算盤都要是泛民,才能界刂走另一位泛民候選人的票。他最好有點從政經驗與人脈,不然好打有限。但那個人,必須早已不在乎政治上的朝夕,否則,誰肯當炮灰?而那個人,又最好另有所求,例如生意,才容易被收買。不然,何苦淌這池渾水?
所以,前泛民參選人,今天已是執業律師,在地國有業務,還不是最理想的目標?但千算萬算,算不出人心。不問江湖人與事,且留原則與道義。沒有錢解決不了的問題,是建制的邏輯。人可以走,心不會變,卻是泛民的固執。大坑區界刂票計劃,被放鴿子,正是建制派錢也買不到的一課。
老實說,「界刂票」,比揼石仔建立社區網絡容易。誰無朋友,誰無支持者?人愈多,票源便愈分散,是不變的道理。但逐一建立的社區關係,賭錯了,輸一票。「界刂票」,賭錯了,輸一個區。
我覺最恐怖的反而是,懂得找人界刂票,即是早已料到大坑傘兵會撼贏新民黨。計算之精準,說是沒有選舉機器,真是搵鬼信。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