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傘兵前路不易行 擇善固執應可期

2015年11月27日
   

 

今年區選過程平靜,其結果卻多少讓人意外。就新近選民登記觀之,新增選民以七、八十歲者為主,以每年輕十歲為一組漸次減之;而二十歲上下的新生代,則少到幾可忽略不計。選後結果所示卻並非如此,新登記選民雖以年長者為主,但投票率暴漲;「首投族」或「少投族」多支持泛民,尤其是本土派以及年輕傘兵。
 說明新增選票即便並不以青、壯年為主,也代表從前對政局冷感不同年齡、不同階層民眾,因新近政情而參與區選。因而導致民建聯、新民黨、工聯會、自由黨,至多力保不失,個別更見萎縮。說明投票率越高,對決氣氛越濃,則建制派越見失利的慣性不變。
 比起雙料議員落選,民建聯得票率、議席數大幅下降,更說明該黨發展正遇瓶頸。其他尚未全面厲行年輕化的建制黨派,更難以就世代更替下定決心。本來,相比起立會採大選區、比例代表制,區會行小選區、單票制,從選民結構與選制配合度而言,其實有利於泛民及獨立人士。
 因此,是次區選年輕傘兵不只有一定斬獲,且高票落選者亦眾;總體得票率更達四成幾,轉換跑道參與明年立會選舉的雄心已現。其前提是各路傘兵的整合,或發揮最基本的協同效應。近在咫尺的立會選舉和新界東補選,傘兵的角色已非無足輕重。然而,長遠而言,正如十二年前憑藉「七‧一遊行」崛起的民陣世代,年輕傘兵前路障礙不少。
 其一,所謂傘兵當選者始終未及十人,僅為四百餘席百之一二。還須經歷更殘酷、全面的民意洗禮。其二,傘兵尚未就任,就被泛民大黨質疑為建制B隊,「抹紅」之事無日無之。在比例代表制下,在野黨派惡性競爭同質票源習性不除,香港政治僵局就難寸進。其三,廢除市政局後,年輕區議員晉升階梯不全,嚴重破壞香港政治人才培養。
 可見傘兵之路不好走,泛民與新生代之爭,恐讓香港民運再度陷於內爭輪迴。九七後香港管治日弊,在制度層面,一是行比例代表制,二是廢兩市局,三是立會分組點票並廢除議員草案權。近二十年來,分化、攔截、圍堵在野力量,既未見有利於建制派發展力量、儲備人才,提高認受性。更難以應對網絡時代充滿各種可能的年輕人新戰法。今天只是起點,只要年輕人擇善固執、因信而立,命運自決不是夢;而香港政黨政治和選舉成果,才有新生的可能。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