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陳恆輝 - 陳恆輝
在國話先鋒(中國國家話劇院先鋒劇場)演先鋒劇
《十方一念》在北京(下)

2015年11月26日
   

 

在我的記憶中,好像有人曾對我說過:「一幅畫可以說盡千言萬語。」從那刻開始,我對形象十分迷戀,尋找、拆解、建構……也許可能如此,我不愛多言,也不愛人多言,我渴望在幾近寂靜的狀態中謳歌。我的性格喜好,成為了我劇場作品的基調。《十方一念》是我最率性的一部,也是我在不知不覺間走向生命探索的路向下所誕生的一個「兒子」。

從叫喊聲開始,從叫喊聲終結
戲一開始是一個女人的叫喊聲,象徵著生之痛苦。一位北京的觀眾說:
「別笑我:驚聲尖叫拉開的序幕,生命感受為導向的邏輯,視聽系統接收衝擊之後,第一時間並未跳出主角們埋伏好的『框框』——反倒像是一個地球的普羅米修斯,primitive and curious,各自不同跳動節奏顫慄著登場的不是人型生物,而是星球上洪荒之初各態的生命。把人類的歷史就掀開了。這麼想了想,怪感動的。」
創作《十方》就像開展一次沒有地圖的旅行,觀眾觀看時亦同樣身處在一個知性的旅程當中,說到底,其實大家都在冒險。戲的誕生就如「開天闢地」,母親的叫喊後,新生命在大地上開始自己的「歷程」,由一個蠻荒的「境界」中逐漸蛻變,時間之輪不停流轉,像萬花筒一般扭出一個又一個萬華鏡像,我愛這些綺麗的畫面但不沉溺,我永遠在它們的旁邊審視著。所以在《十方》會聽到我的聲音,一個旁邊者、一個創作人、一個我。隨著與開始時一樣的叫喊聲,重歸黑暗,但這漆黑,卻是再次光明的「先兆」。如是者,又再開始另一個旅程。

 
探討戲的本質,尊重創作人的選擇
今年9月,我帶領自己的劇團第4次到北京演出,地點是中國國家話劇院的先鋒劇場。和以往一樣,每一晚演出後都會有「演後談」的項目。北京的《十方》演後談非常熱烈!他們最喜歡探討戲的本質,自行疏理戲的脈絡。對於創作人來說,即使有時討論得頗為激烈,但心也是舒服的,因為他們最終都尊重我們的選擇,也坦誠提出自己的看法。演後至今也不斷收到觀眾的文字。其中一位北京的觀眾說:
「看戲的時候,每一刻我的腦子都在轉動,感覺作者走得很快,我要跑著去追他們的步伐。我很少看到像這齣戲一樣平視觀眾的戲,作者有自己旺盛的觀點和態度,但是畫公仔不畫出腸,這是對自己呈現的自信,也是對觀眾的尊重,這是我們接受的原教旨主義戲劇教育所沒有的,有時候我甚至比坐在台上的主創團隊更討厭觀眾發問一系列的為甚麼?有甚麽意義?雲裡霧裡一陣子,發起屬於自己真正的思考,不要著急,有意思的地方就在這裏。最喜歡達利的部分,以及開頭結尾的祭祀儀式,在教科書上讀多了所謂戲劇的起源,但是《十方一念》給我帶來感覺不是對既有知識的複述,而是像您的畫外音,我們好似孩子在黑暗中思考的狀態,最無知的時候,最沉默的時候,反而最接近我們的本質。」
事實上我現在還不能講清楚「為甚麼」,只是看完這部戲以後覺得到「彷彿若有光」,可以一直想下去,不似一些戲,看完,一句話總結完,就可以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然後丟掉它重新看下一部。
我很感恩能夠和觀眾建立這樣的一種關係。而這種關係,絕對並非是「一買一賣」的關係,倚仗的是心靈的交流及最真誠的對話。經歷四地演出,觀眾的回應讓我深信我的「先鋒劇」並非洪水猛獸。有時候,更會比一些故意建構成寫實的戲劇更貼近生活,而且更具人性,更能挑起人們反思生命的意願。
《十方一念》是一面特殊的鏡子,它發揮了它非凡的功效。

陳恆輝~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劇場導演,藝評人。曾獲香港舞台劇獎及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