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要駕馭,不妨先看《駕喻》

2015年11月09日
   

 

 《駕喻人生》這個中文戲名,是近期筆者認為意譯上的佳作,一睇就明,編劇借「駕駛」作具體平台言明抽象概念——人生。「人生」每人都有份,每天看似踏實地經歷著如工作、家庭等群體活動,但不時又感覺其實是很無謂地操勞。虛無和沒意義地過活,雖然累人,縱然心裡不時戚戚然,但人總慣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避免正面交鋒,儼如打開Pandora’s box,最後收唔到科。

「人生」奇妙點就是唔係自己想點就點,特別正值時運低或犯太歲的低沉期,殺到埋身就要被迫諗諗人生下一站,前面要否來個急轉彎,而《駕》的女角溫迪(柏翠茜亞格遜飾)則在人到「後中年」時,突然交上這種惡運。她本屬社會高級知識分子,以寫書評維生,一份真、偽文青都視為理想職業的工作,事業運好不一定能提升感情運,結婚多年的丈夫跟小三跑掉,一夜間成了可憐、無助的失婚婦,失掉丈夫等於失去生活舵手,也失去向前走的技能,看似人生困境,其實也是展開新軌道的推動力,離開習慣的安舒區。

 
單有勇氣,人生仲未轉到彎
學車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踏出人生新一步,車輛可帶領人離開舊路,開拓新領域,溫迪為了探訪在其他州份讀大學的女兒,遂「冒險」參加駕駛課程。對某些人而言,繁忙車道代表著危險,開車起步殊不容易,而她需要的是一位具實力和經驗的導師。該片編劇把美國紐約的少數族裔——錫克教印度人的文化放進這位導師達雲(賓京士利飾)的生命裡,一黑一白,固然在畫面上相映成趣,駕駛需要遵循步驟和規矩,跟寫書評的天馬行空、自由自在大相逕庭,而這位學生跟師傅,自然產生不少的戲劇火花,這位駕車師傅達雲忠於自己的信仰和原則,不為紐約的多元風氣所動,就是這份磐石般的素質,讓溫迪能夠放心anchor,才有機會學有所成。

 
唔做道理王,真互動就pass 
要走出新路,除了基本的勇氣外,還需要一位稱職的tour guide,傳授經驗和軟技巧,否則硬著陸往往會焦頭爛額,由於喻意易明,導演未有在駕駛技巧上說大道理,也沒有以溫迪的「騰雞」製造笑料,車廂成了他倆定期交流的空間,分享彼此的過去與現在。當雙方態度真誠,彼此信任,生命羅盤互動下就會自我調節,導引出一條更寬闊的前路,即使大家一把年紀,成長和突破還是可能發生的,這是電影勵志之處,當港人面對愈差的社會環境,也就是孕育新路線的機遇,只是,誰才配當前路的領航導師呢?

 
Less is more
學車時間一般只花5至6個星期,車廂狹窄,導演卻希望能盡用時間和空間,把電影質地推高層次,例如將錫克教印度人在美國的生活辛酸,以及把他們的文化塞進片中,但以這類型的電影格局來說,留白多一點,想像大一點,該奉行less is more。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