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山河的故人,是香港

2015年11月02日
   

 

 《山河故人》導演賈樟柯跟演員趙濤、張艾嘉等來港,在亞洲電影節跟觀眾會面,入戲院支持的,不只本地戲迷,還有說普通話的來港人士。他們積極發問,心忖除了本地人因教育制度薰陶,不擅也不敢發問外,我認為對中國土地的陌生也是另一重要因素,本地影迷多少靠賴賈導作嚮導,去深入認識盛世包裝的強國門面內,到底隱藏了甚麼,而今次的主要目的地是山西。


愛資本家還是勞動子弟?
對山西沒甚麼認識,賈導推介的是煤礦、油站和連聲爆炸,3個時空──1998年、2014年和2025年,在《山》中順序道出來。女主角濤兒(趙濤飾)在98年有意無意間跟兩位男同學梁建軍(梁子)、李晉生曖昧,多一個人對自己好,表面上是件幸福事情,兩位男士的性情大不同,濤面臨的也是當年老百姓的選擇,要走資本主義愛投機,還是要樸實過平凡日子?世事總不能兼得,總有失落,濤兒嘗了取捨的苦,同時為往後幾十年日子奠定結局。
梁子因情傷出走,離開家鄉闖自己的路,似乎世情沒有優待他的踏實,社會流動沒他的份,過著餓不死的窮日子。賈導對梁子著墨雖不多,但相信港人必有所共鳴,風向不對,談不上乘勢飛,只能在地上打轉;接下來賈導在2014年為濤兒準備了幾回生離死別,混得不錯,趕上了經濟火車,但這列火車帶來的欲念無窮盡,永遠都有更好,相信文明、自由總在海外某處,這種信念將她的骨肉摯親推到遠遠的,為自己的愛下了定義,飄泊、無根感就是下一段落的主題。
 

熟路,不一定做嚮導
2025年部分屬一份未來的想像,在賈導手上呈現確有點意外,地點選了在怡人的墨爾本,取景、人物交織出來的氣氛,跟山西的陰霾反差極大,天堂似的陽光照亮不了異鄉人對根的思念,濤兒的兒子Dollar (董子健飾)與張艾嘉飾演的中文老師Mia接棒推進導演要說的話,人與人之間,看似是無理的相擁,只為抗拒那種無重狀態的孤獨飄浮,這部分對某些港人毫不陌生,濤的家庭正正重複著97移民潮下「太空人家庭」景況,港片早有觸及,看了,更覺香港跟強國那種既遠又近的糾結,而那糾結亦暫時不覺有出路,香港可以擔當不少內地城市的故人,然而,能力與意願卻是兩回事。
《山》片末段,濤兒在自己的鄉土,跳著屬於自己時代的舞蹈,聽著是葉蒨文九十年代的歌曲,彷彿跟戚戚然的人說,幹嘛想那麼多?沉醉在那個當下吧,這個提議,對今時今日來說倒是不錯。


紀錄片導演、電台節目《吾係電影人》主持,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