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當一個出櫃的記者

2015年11月02日
   

 

台灣出版的新書《拉拉手在一起》,不單講同志之愛,也不只高舉「愛是最大權利」的老調。一張張動人的照片,是刻下社會的略影;由心而發的一字一句,是時代轉變的記認。
三十多個故事,最深刻的,是同媽與同哥。七旬長者,驀然回首,作為女人,在那個年代的唯一出路,就是嫁人。那管對象你喜不喜歡,那管你其實是同志。
同媽算幸運,早知自己是同志,但丈夫不介意她暗地裡搞同運,還幫忙照顧孩子。女兒同哥也是同志,還以為性取向令母女格外親厚,豈料母親的同運身份令同哥自小承受閒言閒語,以母親為恥,也痛恨媽媽終日離家搞同運。直至五年前,同哥也參與同運起來,母女的理解才重新建立,嫌隙才漸漸消融。
一邊看,一邊驚嘆作者王嘉菲的厲害。訪問的對象,表面是平凡人,經歷卻傳奇得很。平凡人都不愛出鏡,遑論與家人或另一半雙雙接受訪問。如何說服她們?然後讀到那短短的後記,懂了,深深感動了。
當記者,要跟被訪者建立關係。當同志記者,則要為了被訪者,率先出櫃。一直只把自己埋在鏡頭後、醉心攝影的嘉菲,為了爭取被訪者的信任,把自己的臉書公開了。在街上「相中」目標,膽粗粗上前搭訕,先把自己的故事和盤托出了。
一直沒有正視的自己,因為一本書、一份使命,被打開了。一直不安全的感覺,因為訪問的互動,被中和了。她如此形容,寫這書,是一場「靈魂的淨化」。
作者寫書,儼如藝術家塑造自己的作品。最偉大的創作,要面對的永遠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拉拉手在一起》,要跟另一半的拉子牽手,其實,也是跟自己的心靈偕手,從此,面對世界,再也沒有畏懼。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