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真正的思想自由

2015年10月26日
   

 

人,很奇怪。我們都說喜歡自由,不愛被操控。但看真點,其實我們要的,只是自由帶來的優越感。
這條路,很辛苦,但是我揀的。這個特首,好好醜醜,至少是我揀的。有時千揀萬揀,還是揀回原來那個。但我有得揀,你無,感覺就優越多了。
我們渴求的自由,既非真正的自由,只是披着自由外衣的ego,人類要被操控,就變得很容易,只要操控者能夠壯大被操控者的ego。
舞台劇《第三波》載譽重演,重現了1967年的真人真事。一個美國學生提出了一條問題:「為甚麼很多親歷其境的德國人,可以隨便否認曾經進行大屠殺?」歷史科老師Ron Jones於是把課堂改作實驗室,建立極權組織「第三波」。
去年看首演,我驚訝於凡人如你我的愚昧。重演再看,方發現愚昧的源頭,是ego。會員卡的優越感,特殊身份的優越感,團隊的優越感。
活潑可愛的學生,被迫服膺於違反人性的練習,迷信紀律就是「令自己有力量,能夠隨心控制自己」。他們看不穿所謂自律其實是操控者的陷阱,因為沉溺於人羨人妒的「有組織」身份。身份認同令人自我膨脹,連全班最內向的孱仔都夠膽死自薦當Mr Jones的保鏢。
我們都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獨立,不論是思想上,抑或情感上。我們渴望隸屬於可供仰望的領導,甘心拿出思想與行為自由去交換,並為了延續權力去服務。那首會員自發創作、意志激昂的團歌,把大家的ego吹脹成最美麗的肥皂波。
是以當泡沫爆破那刻,無人能夠接受「第三波」實乃子虛烏有。否認歷史,就是傷痛與羞愧的唯一出路。如果這齣戲讓我重新思考自由的意義,我會說,當我們徹底放下ego那刻,才是真真正正的思想自由。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