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陳恆輝 - 陳恆輝
易服的孤寂 有關《零慾劫》的對談紀錄(中)

2015年10月22日
   

 

我常想:香港到底有多少人真的喜歡戲劇及關心戲劇在香港的發展?全院滿座的演出就代表是一齣好戲?觀眾席冷冷清清的戲就不值一提?要思考的戲就是「苦悶的象徵」?還好,現今香港仍有一班有心人,不停探索亦不求回報,肯創作一些屬於另類題材的作品。


由小劇場工作室主辦的《第一屆香港小劇場節》的參節劇目各有特色,其中一齣《零慾劫》說的是有關易服亦非只是易服的故事。8月的某夜,編劇龐士榤、導演朱圃言、飾演男主角的潘家偉及小劇場節召集人,也是小劇場工作室的藝術總監的蕭勁強,來到我劇團的大本營,一起就是演出進行交流及討論。


繼續五人夜話《零慾劫》!


靈感源自一個電視節目
我:士榤,為甚麼你會寫一個有關易服癖的戲?
龐:最初是受到一個叫做《72小時》的日本電視節目所啓發。在每一集裡,製作人員以72小時為限,將攝影機放到不同的地方,看看會碰上甚麼人,然後跟他們做訪問。其中有一集就放在一間很古怪的酒吧,並訪問了一個身穿女裝、滿面鬍子的男人,主持人問他為甚麼穿著女裝,他指自從女友死後就穿著女人的衣服。當時我覺得他很特別,很想寫他的故事。在創作劇本期間,我也同時被另外一些事情刺激到我思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例如人有時候有沒有當別人是人來看待?我腦裡不停在想甚麼是對,甚麼是錯等問題,於是我就決意要將以上的想法寫下來。
我:這是一個很特別的題材……
龐:其實我一向也喜歡比較重口味的題材。
我:但由你剛才說的日本電視節目,到現在完成了的劇本,不但沒有穿女裝、滿面鬍子的男人,而且人物及故事亦和原本的概念有很大的差距,最後這些人物的設定是怎樣構成的?
龐:我想寫主角怎樣與這個世界「碰撞」,他怎樣被其他人視為不正常。其實我最想寫的是他和女朋友之間的愛能否包容現今的價值觀。以往我的作品角色不算多,在台上最多只出現兩個角色,亦以獨白為主。今次蕭勁強著我嘗試寫多些人物,而我亦想透過這多個角色,從不同的角度探討問題,例如親情,即妹妹那條線。此外,我在戲中也設定了一些跟主角一樣「不正常」的人,因為我想知道當他們碰在一起的時候,是否會互相產生認同,相信大家是「沒有問題」,還是到最後大家都覺得彼此都是屬於「變態」的一群。
 

建構無聲的孤獨
我:朱圃,你為甚麼會導這個戲?
(朱及龐突然大笑起來)
朱:要說真話?
我:當然要說真話。
朱:其實因為龐士榤工作太忙不能應付導演的工作,所以就由我來導。我和他都是老柏檔,但一向都是由他負責編及導,而我是負責演員一職。一直以來我們都互相信任……
我:你們對彼此的創作都十分了解,很有默契,對嗎?但在今次的創作中,你們的關係轉變了,因為你由他的演員變成導演,以往是由你演他的人物,現在是由別人負責這個部分,你在排練中遇到了甚麼困難?(待續)


陳恆輝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劇場導演,藝評人。曾獲香港舞台劇獎及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