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一點兩點三點水 - 譚子健
Prosecco ladies

2010年10月22日
   

 

早日,有幸成為「上等人」,跟友人被邀作黄昏海上遊。黃昏時分,在海上觀看維港景色,一樂也。正當與友人在碼頭等候上船之際,各人當然是三五成群,各自與所認識的朋友交談。忽然,有一位女士主動與我們打招呼。這可奇怪!竟然會有「港女」沒有患上「公主病」,會主動與陌生人交談,莫非在「上等人」的圈子裏會找到奇蹟?我與友人自然在禮貌地回禮,並打開話匣子,結果總教人失望,原來她是馬來西亞人,正等待與丈夫及友人會合而矣。怪不得會有如此的爽朗、大方。
夜色已然降臨,無論怎樣,香港的夜仍沒褪色,娟好如昔。我們還有機會品嘗到美酒,是意大利的汽泡酒S.Osvaldo。Prosecco DOCG的Prosecco,是意大利的法定名稱,採用Glera葡萄釀製,她採用charmat方法,在大不銹鋼桶做第二發酵過程(製造汽泡),成本較低,所以售價比香檳便宜。其感覺爽朗、單純,也覺單「淳」,酒體很結實,果香非常的濃。酒色比一般的淡,但我獨愛這顏色,這酒色與月色,雙映成「醉」。正當享受着維港夜色與美酒,像蘇軾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突然激光漫天飛舞,彷彿見到金蛇郎君夏雪宜舞着金蛇劍,劍氣直指天上浮雲,浮雲被不同顏色的激光射至時明時暗,混沌一片,原來是幻彩詠香江。我看到敦煌的「散花飛天」,據大般湼槃經.機感荼毗品:「......遍散七寶真珠香花瓔洛微妙染彩,繽紛如雲,地及虛空悉皆遍滿......」,我的靈魂也飛天,恍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船泊岸了,曲終人散,與一位女士隨步閒談至地鐵站,我做回草根人,而她卻上了的士揚長而去。我錯了,香港的女士也是落落大方、主動健談的。我樂於承認這錯誤,這晚上,我有幸結識了兩位Prosecco ladies。

喜飲、愛醉、好
借醉發酵的才華
零斗人。
電郵:[email protected]
hot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