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陳恆輝 - 陳恆輝
易服的孤寂 有關《零慾劫》的對談紀錄(上)

2015年10月15日
   

 

對與錯;正與邪;正常與異常……我們往往都困在二元對立的思考模式之中。這個「習慣」可能是上一代人建立給我們的框架,也有可能是我們給予自己的防衛網。當我們在這個社會上活得身心皆疲的時候,我們自以為可以靠著它,過著寧靜的生活。戲劇可以娛樂人,也可以令人焦慮不安,因為戲劇往往能夠進入禁忌的地域,展現心靈深處的秘密。戲劇也可關注「被放棄」的一群人,那一班最需要別人關心與愛的人。


不止易服的戲劇
究竟我們現今香港社會有幾開明?以「性」做主題的戲劇又幾多人寫、導及演?我所指的並非只是描述或揭露男女情慾的戲劇,性的問題及可研究的領域是十分廣泛,甚至極之複雜的。今次想和大家討論的《零慾劫》,以「易服癖」為切入點,創作人嘗試更深入探討人與人之間的疏離狀態。
 
看完這個演出,腦內浮起法國思想家傅柯的文字,尤其是這句:
性快感不是甚麼原則可以禁止的東西,與性快感有關的問題全然在它的享用上,這種享用應與身體條件及外部的環境協調。
易服癖是指人穿著異性服裝的行為,患者憑此感受強烈的性快感及獲得性滿足。根據一些醫學的資料所說,就男患者而言,有兩類易服癖患者,第一類患者是終身只對一件異性物品或服裝的戀物癖;第二類患者卻是一開始只喜歡一件異性衣物,後來卻逐漸完全打扮成一個女人。故事中的男主角與女友因性事而口角,最後女友離去,他就拿起她的裙子自慰,並因此得到快感。他的另類人生旅程從此開始:他穿著成女人的模樣,有一次更在街上碰上警察,被帶上警局。他在那裡遇上有「孌童癖」的佬,之後更在他的俱樂部「表演」,認識了一個神秘的女人,二人更沉淪在彼此的愛慾關係中。
 
此劇是本地劇團劇場元素參加《第一屆小劇場節》的最新作品。看完這個演出之後,我看到有關本劇的節目簡介上有這行文字:
這是一個易服男的故事,想說的卻不是關於易服的事。
我深深被這段文字吸引,腦內突然閃出一個與創作人作一次對談活動的想法。於是,在8月的某一個晚上,編劇龐士榤、導演朱圃言、飾演男主角的潘家偉及小劇場工作室的藝術總監,也是小劇場節召集人蕭勁強,來到我劇團的大本營,一起就是次演出進行交流及討論。


 
五人夜話《零慾劫》
我:阿蕭,為甚麼會有《第一屆小劇場節》?
蕭勁強:當有了現在富德樓8樓這個地方做劇場之後,我就開始思考如何可以再善用這個空間。由上年開始,我就有了要舉辦一個節的構想,這當然也是受到《藝穗民化節》的影響,不同的是,藝民節的表演場地比較分散,而我們的小劇場節就比較集中,表演的類型亦集中以戲劇演出為主。
 
我:你是怎樣召集參與的團體?
蕭勁強:其實參與的團體成員,都是參與戲劇演出的常客,我們是互相認識的。所以我們經常一起討論:如果真的有一個這樣的戲劇節的話,應該怎樣搞才好?討論了一段時間後,我覺得應該要嘗試了,於是就集合他們幾個團體,再加上一隊叫做異式形態的舞踏藝團(由一直支持我們的馮美華女士介紹),這樣,就組成了第一屆的表演陣容。
(待續)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劇場導演,藝評人。曾獲香港舞台劇獎及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